看著熟睡了向子澄,輕輕替她蓋上被子,我拿起手機走出簾幕外。

 

「思秧,明天我沒辦法帶妳去逛展覽了,因為……」

「沒關係,我了解,學妹還好嗎?」她的語氣很平淡,就跟我所想的一樣,並沒有失望的感覺。

「手骨折,明天要開刀。」

「那你要好好照顧人家喔!」話筒裡傳來她曖昧的笑聲。

「思秧。」

「嗯?」

「如果今天……沒事,今天謝謝妳的晚餐,早點睡。」

「幹嘛這麼客氣!好啦!掰。」

掛上電話,我盯著螢幕許久。

其實我是想問「如果今天照顧學妹的人是謝康昊,妳是不是會很吃醋?」

不過算了,我只是她普通的朋友,憑什麼問這句話?

我根本連吃醋的資格都沒有。

「學長。」輕柔的聲音在我身後響起,向子澄光著腳丫子站在床邊。

「妳為什麼沒穿鞋?」我收起手機,快速跑到她身邊。

「鞋子掉到床底下我撈不到。」她看了我一眼,接著說「你為什麼要放棄一個可以跟漂亮學姊相處的機會?其實我可以照顧好自己的。」

「一個連鞋子都拿不到的人,說可以照顧自己?」我蹲上身撿起她的鞋子。

她坐在床邊,我態度自然地幫她穿上撿起來的鞋子。

「你這樣好像找到仙杜瑞拉的王子喔!還替我穿上玻璃鞋。」向子澄的眼睛笑成了一彎弦月。

「妳不是仙杜瑞拉,而且這是拖鞋。」她的話讓我失笑。

「你明天一定要帶學姊去設計展。」向子澄拉住了我手腕,一臉認真。

「我不要。」我直視著她。

「一定要。」她的態度堅定。

「我說不要就不要。」而我也是。

「你在怕什麼?」她鬆開手,鼓起雙頰一臉鄙視我的樣子。

她八成是以為我害怕,帶著思秧去逛展覽會被大家說閒話。

這有什麼好怕的,我徐浩什麼時候在乎過別的看法了。

「我怕妳沒人照顧、我怕周昱愷一出現妳就會再次喜歡上他。」

向子澄瞪大雙眼,伸手觸碰我的額頭「沒有發燒啊!怎麼突然變這麼愛我?」

「我哪有愛妳,只是怕妳又變回愛情弱智。」

「學長,要照顧別人這種話要想清楚在說,知道嗎?」向子澄憋住笑意,湊到我面前。

「妳想怎樣?」看著眼底閃爍著精光,一股不安感在我心中化開。

「我想……」

她想……

「想在你家住一整個暑假。」左手還打著石膏的向子澄拉著行李型,自顧自地走進空著的房間。

「去你的,周昱愷前腳帶張寧希回台南過暑假,妳後腳就搬進我家。」

「沒辦法啊!你自己答應要照顧我的,我的手又還沒好。」不要臉地朝我露出燦爛的笑臉。

「我明明是說車禍的那幾天照顧妳,都已經過了一個禮拜了。」

「喔!可是你現在不收留我,我會流落街頭很可憐的。」

「聽妳在放屁!妳家就在我家對面!」完全無法接受為什麼會有一個女人,自己帶著行李來到我家。

「那個現在不是我家。」

原來向子澄他們學別人當二房東,把房子租給暑假沒宿舍住的同學,好讓他們打工時有地方住。

「周昱愷他們要回台南,這樣做合情合理,妳還要去事務所打工,是在租屁租啊!」我崩潰大喊。

向子澄起身,帶著淺淺的微笑朝我走來「學長!你不要怕!我是不會對你怎樣的。」

「我當然不會怕妳,是不爽妳沒事跑來跟我同居好嗎?」她這個白癡,先不論我們的交情有多好,都應該要想到我也是個正常的男人啊!

「同居是睡在一起,我們不同房間,頂多是合租。」還說的頭頭是道。

「我不管!反正妳現在給我滾回妳家。」

向子澄抿了抿嘴,瞪大無辜的雙眼走向大門「我家就租給同學了啊!不然我去看子陵學長可不可以收留我好了。」

這番話落入耳裡,緊握拳頭的我大喊「向子澄妳給我回來!」

「幹嘛?」

「給妳住就給妳住,但是妳不准再穿熱褲出現在我面前。」伸手指向她的一雙長腿,我撇開眼。

「好,沒問題。」她揚起陽光般的笑容。

我怎麼有一種,她一開始就咬定我會收留她的感覺。

暑假,是學生玩樂的美好時光,我跟向子澄卻忙的焦頭爛耳,在思秧哥哥的公司工作,早出晚歸已成習慣。

「這邊色調改一下,客人下午三點要來看。」我看著手錶,現在是兩點半,心裡暗罵了一串髒話之後,揚起笑容「好的,沒問題。」

主管離開後,我對上向子澄的視線,一臉疲憊的她用口語說「他媽的!那個主管超廢的!」

忍不住笑了出來,我尷尬的假咳了幾聲「過來啦!」

她興奮地小跑步到我的座位「要我幫忙嗎?」

「不要在公司講別人壞話。」我伸手捏了她臉頰,口氣嚴肅。

她失望地垂下眼。

「要說,回到我們家再說。」補上這一句,她的笑容綻開。

原本以為她的出現,會帶給我生活上諸多不便,卻沒想到因為她,反而讓我喜歡上回家的感覺了。

喜歡下班後,兩個人擠在小小的廚房裡做菜,一起在餐桌上討論著一整天的開心與無奈,或是我明明在看美劇她偏偏要在旁邊吹頭髮,她在練習畫素圖我就在旁邊打psp,就算兩個人什麼話都沒說,也能很自在地做自己的事情。

向子澄是一個很棒的工作夥伴兼室友,也是我最重要的朋友。

我問自己「現在的向子澄與徐思秧,到底誰比較重要?」

答案是向子澄,這點無庸置疑。

但是在我心裡,徐思秧仍是揮之不去的影子。

「到底要怎麼做才能像妳一樣,徹底地放棄喜歡很久的人?」回家的路上,我問向子澄。

她看了我一眼,緩緩說道「首先要先偷聽他跟女朋友都在房間幹嘛。」

「妳?」我不可置信地看著她。

「我也不是故意的,就不小心經過他房間,然後不小心把耳朵貼到房門上。」她憋住笑意。

「妳有夠變態。」我鄙視的搖搖頭。

「不管我是不是變態,至少經歷過這樣的打擊,我也徹底的心碎了啊!」

「也是。」點頭附和,希望思秧不要讓我經歷這樣的打擊才好。

「妳沒有回台南,妳爸不會覺得很奇怪嗎?」向子澄從浴室走了出來,躺在沙發上的我問。

「我是因為要打工啊!這理由很合理吧!」她坐我身旁,輕輕地把吹風機插頭放在我手上。

「那周昱愷為什麼會讓妳住進來?」一邊說話一邊習慣性的替她插上插座。

向子澄關掉吹風機,瞇起眼一臉狡猾的說「因為我騙他說……我喜歡你,我要追你。」

「……」無言的望著,笑彎了腰的向子澄。

「幹嘛?你生氣了喔?」收起笑臉,她湊到我面前。

「沒有啊!」

「那你為什麼不笑?」

「我只是在想周昱愷的反應。」捏捏她的臉,我揚起嘴角「他有沒有想殺了我?」

向子澄搖搖頭,伸手輕戳了我的酒窩「他現在完全沒心思管我,他的世界裡滿滿都是寧希。」

「向子澄。」我伸手攬過她。

「嗯?」

「因為很珍惜,所以我把妳放在第一,感覺得出來嗎?」

她輕輕點頭。

「所以如果有一天,妳遇到了喜歡的男生,一定第一個告訴我。」

「為什麼?要經過你同意是嗎?」她輕笑。

「不,我是要告訴他,敢不喜歡妳就死定了。」

「那如果有一天我喜歡上你了怎麼辦?」她在笑,那深深的酒窩證實了開心的真實性。

「不准,我不想成為周昱愷那樣的人。」知道她的話是隨口說說,我也笑了。

「你又雙重標準了!」向子澄抬起雙眸,眨呀眨「不准我喜歡你,然後又說,要是我喜歡的人敢不喜歡我就死定了。」

沒多去想她話中的意思,專屬於思秧的手機鈴聲響起。

「我去接電話。」按下接聽鍵,我走進房間。

*

揮手,又再次送走自己喜歡的人了「人不是經驗動物嗎?為什麼我學不會免疫這樣的男生呢?」

搖搖頭,向子澄走進房間,只希望在這個屬於他的空間裡,沾有那麼一點點她的氣息。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矮子/思念秧秧的夢想手札

emmam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