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他們的歌迷?」

 

「徐思秧是。」我輕輕的靠上椅背,雙手抱胸「每一段愛情故事,都會有一首屬於他們的主題曲,恆星的恆心,就是她跟謝康昊的。」

「抱歉,我沒有聽過。」她一臉歉意。

「幹嘛道歉,妳想聽嗎?」

「想。」

帶走迴盪的回憶 你像流浪的流星

把我丟在黑夜 想著你

你要離開的黎明 我的眼淚在眼睛

下定決心 我決定

用恆星的恆心 等你 等你

等著你 等著你 等著你 等著你

音樂結束了,我們之間又是一陣沉默。

向子澄的視線停在電腦上的歌詞「我懂了,漂亮學姊是恆星,所以你化做行星守護著她的愛情軌道,用自己的方式運行。」

「果然是校刊社社長。」我不吝嗇地給予她最激賞的眼光。

「她等他,你等她,所以你們的主題是恆星的恆心。」她說。

「他愛她,妳愛他,那你們的呢?」

「可不可以你也剛好喜歡我。」

我想起來了,那是我第一次聽到向子澄唱的歌,那首明明唱到哽咽,還騙我說因為歌詞太動人的歌。

「不可以,他已經跟張寧希在一起了。」我揚起一抹斜笑,看著她皺在一起的五官。

「也許他會分手,然後發現我才是最適合的……」

「的妹妹。」知道插嘴很沒禮貌,可是我本來就不是一個有禮貌的人「別幻想了,妳在周昱愷心裡以前是妹妹、現在是妹妹、未來也只會是妹妹。」

沒有預期的白眼,向子澄只是露出淺淺的笑容「是啊!有些事都是輸給了安排,如果我爸媽不收養他,而是讓他以青梅竹馬的身分跟我一起長大就好了;學長你也一樣,如果謝康昊是在你之後出現,漂亮學姊就會是現在站在你身邊的人了。」

「妳怎麼知道思秧說過這句話?」

「我不知道阿,只覺得謝康昊是因為給了漂亮學姊太過深刻的回憶,所以你才進不去她心裡;不然你長這麼帥,沒道理會輸阿。」

「對啊!真的沒道理。」我明明就比謝康昊帥。

向子澄對我的自信不以為然,輕輕點頭「欸學長!如果你今天喜歡的人是我的話,就沒有這樣的問題了,因為我沒有誰給的深刻回憶。」

「那為什麼不是妳喜歡的人是我,這樣妳也不用擔心自已的愛情變不倫戀了。」

我們凝視著彼此,不到十秒,噗哧的笑了出來。

「才不要,你心裡已經住了一個人,我不想要有室友。」向子澄笑彎了腰。

「怪妳太廢好嗎,要是妳早一點遇到我就好了。」話一出口,我和向子澄都傻住了。

這樣的對話太危險,站在懸崖邊的我,撇開了眼。

直到我回過神時,吳子陵就站在離我們不遠處的地方。

對,我都忘了他手上還擁有我家的鑰匙。

「學長?」向子澄一臉驚訝的看著不請自來的吳子陵。

「我聽說妳在阿浩家,所以來看看妳,今天還好嗎?怎麼沒來上學?」

「恩,因為一點溝通不良才讓你們以為我翹課,我沒事喔!」笑彎了眼,那是她的面具,她給大家的一號表情。

「沒事就好,剛剛看到妳的短髮,還以為阿浩帶了別的女生回家。」吳子陵瞇起眼,一臉猥瑣。

「他不常帶嗎?」向子澄微笑。

「恩……妳是我第一個看到出現在這裡的異性。」吳子陵湊到向子澄身旁,用著剛好我能聽見的音量「我嚴重懷疑他是gay,那個系花只是障眼法。」

向子澄附和的點點頭「他應該是,而且我覺得他愛的人,就是你。」說完,她笑呵呵的走向廚房。

吳子陵緊抱著雙肩往後退了一大步。

「你是有病喔!向子澄說什麼你就信。」瞪了他一眼,我打開電視,選了個最舒服的姿勢躺在沙發上「說吧!到底來幹嘛,以我對你的了解,是不可能單純來看向子澄的。」

「聰明。」吳子陵眨了眨眼,坐到我身旁「你知道周昱愷跟張寧希在交往吧!可是我剛才在樓下,看到張寧希跟一個不認識的男生在拉拉扯扯。」

「高高瘦瘦帶著一個粗框眼鏡?」我說。

「恩,你怎麼知道?」

「你形容的畫面,我也看過。」看見向子澄走向我們,我刻意降低了音量。

「要跟她說嗎?」吳子陵的眼神飄向向子澄。

我搖搖頭,既然她都已經決定放下了,就不能讓她對周昱愷有一點點的同情「她的身分很尷尬吧!」

「也是。」吳子陵輕哼了一聲,把視線移到電視上。

*

向子澄手裡拿著一盤剛切好的水果,我的額間落下了三條線,她真的把這裡當成自己家了……

「子陵學長,吃水果了!」漾著燦爛的笑容,她雙手奉上切的非常工整的蘋果。

那是我前幾天託我媽帶來,是要給她治便祕的沒錯,但是我還沒有說她可以擅自切來吃啊!

「哇!小太陽好厲害,切蘋果像在切模型一樣精準。」吳子陵拍手叫好。

「還好啦!是學長不嫌棄。」她還笑?

「向子澄,我什麼時後說妳可以切我的水果?」

「你不是說櫃子上的食物都是我的嗎?蘋果也放在櫃子上。」一臉無辜。

我挫敗的垂下肩「好,算妳狠。」

向子澄朝我拋了一個媚眼,便開始跟吳子陵討論起正在撥放的偶像劇劇情。

說到精采處她還會伸手拍打吳子陵的肩膀,見她豪邁盤著腿,大口吃零食的樣子。

我好像有點能夠理解,為什麼那麼多男生喜歡她的原因了,她很好相處剛好又長的很漂亮。

「阿浩,你是不是聽不懂我們在說什麼?」吳子陵趁著廣告空檔轉過身來看我。

「內容那麼無聊,我也不想懂。」起身,我打算到陽台抽菸。

「欸!小太陽我問妳,妳認識寧希的前男友嗎?」吳子陵的話,卻引起了我的興趣。

向子澄皺起眉,抿了抿嘴「為什麼這樣問?」

「我只是有點好奇而已,不方便說就算了,真的。」吳子陵搖搖手。

向子澄嘆了一口氣「林耀威跟寧希在一起很久了,大概是從國三開始交往的,這中間分分合合很多次,每次分開的原因都是因為寧希抓到他劈腿,不是故意要偷聽你們說話的,但是我想你們都看過他們兩個拉扯的畫面了吧!」

我和吳子陵點頭。

「寧希這一次是真的決定要離開林耀威,但是她太習慣被愛、被照顧,所以她才會在一分手,就投入周昱愷的懷抱,我知道有很多她無縫接軌的傳言,可是我希望你們能體諒她,她不是別人口中的那種女生。」向子澄的眼神很誠懇。

或許她真的把張寧希當成朋友吧!明明是情敵,卻如此努力的維護著她的名聲。

要是換成謝康昊,我巴不得他可以身敗名裂。

「寧希這次為什麼會狠下心來分手?」吳子陵輕推眼鏡。

「因為她捉姦在床。」向子澄搖頭滿臉無奈「她一直相信著林耀威會改變,不過當真相赤裸裸的擺在眼前時,再多的愛都瓦解了。」

「所以她才會選擇周昱愷那個,永遠為她敞開的懷抱吧!」吳子陵說。

「恩。」向子澄視線對上我,微微噘起的嘴,她在羨慕,羨慕張寧希擁有周昱愷的懷抱。

「你們聊,我去抽菸。」收起視線轉身走向陽台,我討厭看到向子澄那副委屈的模樣,她總是努力的壓抑著自己真實的感覺。

就像那年的徐思秧一樣。

*

「他真的交女朋友了。」一道輕柔的聲音在耳邊響起,我抬起頭,對上她的淚眼汪汪。

「謝康昊?」我緊皺著眉頭。

「恩。」

「是誤會吧!他那麼喜歡妳耶!」從抽屜裡拿出面紙,輕輕地放到她手心上。

「是他親口跟我說的。」她的眼淚像是窗外的傾盆大雨,下個不停。

「別哭了笨蛋。」

笨蛋用力抹去淚水,高傲的抬起下巴「我不是笨蛋,我也不要再為他哭了。」

真的說到做到,我再也沒見過她大哭的模樣,就算難過的把臉都皺在一起了,也不再掉下任何一滴淚。

長大後的我總是在想,如果那時候讓她哭的徹底一點,是不是就可以讓眼淚沖淡他們之間的回憶了。

甩甩頭,冷風吹散回憶,身後柔軟的觸感驚動了我。

「熄掉菸,借我靠一下,一下就好。」向子澄的額頭輕輕靠在我背上。

突然其來的接觸讓我動彈不得,手靠上欄杆,凝視著繁華的夜景。

「寧希受傷的時候都能靠在昱愷的胸前,漂亮學姊也有你,而我卻什麼都沒有。」

我緩緩轉過身,動作很輕很輕的,將向子澄攬進懷裡「從今天起,這裡借妳。」

她抬起頭「漂亮學姊怎麼辦?」

「反正她又不稀罕。」輕笑我聳聳肩,收緊手臂,牢牢的把向子澄鎖在我胸前。

「你也像周昱愷一樣,把我當成妹妹了是嗎?」向子澄伸出食指戳了我的右臉頰「戳你的小酒窩」。

「妹妹?感覺還不賴。」抓住她不安分的手指,我喜歡這個稱謂。

周昱愷可以用哥哥的名義去撩撥她的感情,那我也可以用哥哥的權力,去守護她的心。

「但是我不想再當誰的妹妹了。」她搖搖頭「我想當學長最好最好的朋友。」

「最好的朋友?」

「恩,就是無話不說、心靈相通,比任何人都重要的那種。」

「可以,但是妳要先跟我說,我和周昱愷誰的順位比較前面。」

向子澄笑彎了眼,湊到我耳邊「周昱愷非單身,目前排名掉你後面了。」

我滿意的笑了,鬆開環抱的手,搭上她肩頭「雖然我們是最好的朋友,但是我不會停止對妳的嘴砲。」

「我也不習慣你對我太客氣。」

我們都笑了,在無盡的黑夜之中,成為彼此的曙光。

思秧曾經告訴過我「謝康昊就像是冬天裡的陽光,照耀了大地,也暖了人心。」

於是,我開始討厭太陽,竭盡所能的讓自己成為一個不需要陽光的人。

「學長,在愛情這條艱困的道路上有我陪著你,是不是感覺好多了呢?」向子澄仰頭。

「其實還好。」我搖頭。

「那你看看我的慘狀,再看看自己。」她將臉書上周昱愷和張寧希穩定交往的動態,遞到我面前。

「喔!那我心裡真的舒坦多了。」我笑著接過她的手機,搶先按下了第一個讚。

「按屁喔!一點也不讚好嗎?」向子澄大喊一把搶過手機,遲疑了一會,點開留言輕輕寫下「恭喜瞜!你美夢成真了!」

「口是心非的傢伙。」我瞪了她一眼。

挺起胸膛,向子澄眨了眨眼「你管我!」轉身跑進室內,還因為腳步太急差點被門檻絆倒。

望著她的背影,我揚起嘴角「謝謝妳出現了,原來靠近太陽是這麼美好的事情。」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矮子/思念秧秧的夢想手札

emmam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