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子澄妳都怎麼回家?」筆直的走到周昱愷身邊,我拉起向子澄的手。

 

「坐公車。」她疑惑的看著我。

「妳以後都坐我的車吧!我載妳回家。」周昱愷的臉一秒垮了下來。

很好,這就是我要的。

「蛤?」

「聽不懂人話?我說妳以後不要再坐公車了,我載妳。」我依舊保持著優雅的微笑,對著周昱愷。

「可是……」向子澄對上了周昱愷的視線,縮了一下肩膀,收回自己的手。

「昱愷,你每天都要載張寧希,也沒辦法載向子澄,反正我們是鄰居,我載她應該沒關係吧!」

「我沒意見,你問向子澄。」他的表情怎麼看都不像是沒意見,我憋住笑意。

「好啊!」向子澄二話不說的點頭答應了「那就從今天開始吧!」

看著向子澄開心地跑到我身邊,一種莫名的優越感升起。

天啊!我真的很無聊,搞不懂自己這麼做的一切究竟是為了什麼,以前的我絕對會冷眼旁觀,就算向子澄每天用爬的回家也不關我的事才對啊!

「學長你是不是天使啊!」副駕駛坐上的向子澄給了我一個燦爛的笑臉。

「不是,我只是無聊想刺激一下周昱愷而已。」

「喔!那你真的滿無聊的。」她應了一聲,開始打量我的車內擺飾。

「我就是看不慣他明明當妳是親妹妹,卻老是把妳擺在張寧希之後。」

「學長,如果你有妹妹,你會把她擺在漂亮學姊之前嗎?」

思考了半晌,我冷冷地說「不會。」

向子澄笑了笑「你看你又差別心了吧!妹妹是自己人,可是你們心裡喜歡的是愛人啊!愛人本來就該放在第一順位。」

「但是如果我妹妹是妳,我會把妳擺在思秧之前。」這是一句不經我大腦,就直接說出口的話。

「為什麼?」

「因為思秧她很聰明,不需要人家照顧,可是妳智能不足,如果哪天被別人騙走了就慘了。」

「喂!你嘴很賤,我雖然情商是低了一點,但是我智商很高。」向子澄伸手大力捏了我大腿外側,痛的我慘叫一聲。

「智商高?我記得我是妳的直屬,但是從開學到現在也快期末了,完全沒有這方面的感受耶!」

向子澄瞪了我一眼,背過身去望著窗外「我就不信你會這樣跟漂亮學姊講話。」

「當然不會,她面前的徐浩跟妳面前的徐浩,基本上就是兩個人。」

「那你示範一下她面前的徐浩是怎樣。」聽完我的回答,她喜孜孜地轉過身。

「不要!」趁著紅燈,我湊到她面前「因為就是我跟妳都會吐出來的那樣。」

「哈哈哈哈哈哈!」向子澄先是一愣,接著發出爽朗的爆笑聲。

「笑三小。」

「我覺得你應該,把跟我相處的徐浩介紹給她認識,因為充滿了個人特色。」

「不了,跟妳相處的徐浩,只需要在遇見妳的時候會出現好了。」

「因為我特別可愛吧!」

「不!」雖然知道她那是句是開玩笑的,但我就是忍不住想嗆她「是因為妳特別欠嗆欠欺負。」

我真的每天都載向子澄上下學,聽她說著周昱愷和張寧希的愛情進度。

有時候回家的路上她會要我繞路去買麵包,對!就是麵包店。

向子澄只要心情不好就會去買很多很多的肉鬆麵包。

「老闆!請問你有看到一個常常來這裡買肉鬆麵包,綁著馬尾的女生嗎?」

「你說子澄嗎?她剛走沒多久喔!」天啊!老闆竟然知道那個傢伙的名字。

「她有說她要去哪裡嗎?」

「沒有耶!你們是不是吵架了?」

「我們?」我疑惑的看著老闆,突然明白了甚麼「我跟她不是你想的那種關係啦!」

離開麵包店,我緩慢的行駛在街道上,雙眼不停的尋找著向子澄的身影。

這裡沒有公車,她剛走不久,絕對還在這條路上。

「喂!」手機鈴聲響起,是向子澄。

「學長!你車會不會開太慢了!」她的語氣聽起來很正常甚至有點雀躍。

「妳在哪?」

「距離你不到一百公尺處的樹下,我在椅子上吃麵包。」

我停好車朝她說的目標前進,果不其然看見一個短髮的女孩在吃麵包。

等等!短髮?

停下腳步,揉了揉眼睛,這個站在我面前的短髮女孩,真的是向子澄。

「妳的頭髮怎麼回事?」看著她,這是我第一次體會到,剪了一個頭髮像換了一個人的感覺。

「好看嗎?」她露出淺淺的笑容。

「不錯!感覺變比較聰明了!」發自內心,短髮的向子澄給人一種幹練成熟的感覺。

「竟然沒嗆我?」向子澄放下麵包,緩緩走向我「你這時候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因為我在找妳,失戀就翹課的傢伙。」

向子澄偏著頭「我翹課?昱愷沒有幫我請假嗎?」

「他就是找妳找到快發瘋的那一個。」我說。

我打了通電話給周昱愷,他請我直接把向子澄載回家。

「我做了什麼事嗎?」進家門前,她不自覺的拉起我的手。

「我也不知道。」我聳肩。

然後周昱愷轉開了門把,眼冒火光「妳最好跟我解釋清楚,向子澄。」

客廳裡圍繞著一股詭異的氣氛,周昱愷用力拉著向子澄的手,她努力的想擺脫,周昱愷卻越抓越緊。

「你要生氣可以,但是可不可以告訴我,我做錯了什麼事?」向子澄楚楚可憐的樣子,讓我心中再次燃起一把火。

我真的很看不慣周昱愷老是用男朋友的態度,對著他的「妹妹」。

「妳為什麼整天搞失蹤?」

「我去剪頭髮。」向子澄挺起胸膛「我不是有貼紙條在你的門口嗎?一出門就會看見的啊!難道你昨晚沒有睡在自己房間嗎?」

「……」我看向張寧希脹紅的臉頰,不用問了,答案已經很明顯。

「你們才剛交往就睡在一起?」向子澄不可置信地看向張寧希。

「是又如何?我們是情侶,這是遲早的事吧!」緊握拳頭,我真的很想揍周昱愷,非常非常想。

向子澄不再說話,垂下頭的瞬間,她眼底的落寞掉進我心裡,揪了一下,很痛。

「說的也是,對不起我手機開成飛航,所以我沒有接到你的電話。」

「算了!妳沒事就好,以後不要再讓我擔心了。」周昱愷嘆了一口氣,伸出手想觸碰向子澄的肩膀。

卻被我推開了,一把將向子澄拉到身後,我湊到周昱愷的耳邊說「不要用這種口氣跟她說話,你是有女朋友的人。」

「學長,因為你不知道我跟……」

沒有耐性等他說完,我先開口了「我不想知道你跟她什麼關係,但是你女朋友是張寧希這點不會改變,所以請你不要用這種讓人誤會的語氣,來對待向子澄。」

周昱愷直視著向子澄,我緊緊握住她發抖的手。

「學長!可以借一步說話嗎?」始終沉默載一旁的張寧希開口。

「恩。」我明白她是想讓向子澄和周昱愷有單獨對話的空間,放開手,我讓向子澄走向周昱愷。

我隨著張寧希的腳步來到陽台,煩躁的點起一根菸,靠在欄杆上看著她。

「可以給我一根嗎?我的剛好沒了。」

我詫異的挑眉,不是沒見過女生抽菸,但就是沒想過張寧希會是這樣的女生。

「很意外嗎?我看起來很乖是嗎?」她露出一抹輕浮的笑容,跟我以往見過的她很不同。

就彷彿是兩個不一樣的人。

「還好。」我聳聳肩,將視線拉回屋內的向子澄身上,她又出現那種小媳婦受委屈的表情了。

「學長喜歡子澄對吧!」張寧希吐出淡淡白煙,眼神迷濛。

「如果妳指的喜歡是愛情那種,那我不喜歡她。」

「是嗎?那就請學長不要對我們子澄太好喔!她很笨,如果誤會了什麼,她受傷了我會很生氣的。」

「妳有話可以直接說,不需要這樣拐彎末角。」

「子澄沒有談過戀愛,我也不曾聽她說過喜歡誰,所以學長不要再表錯情了,不喜歡子澄就離她遠一點。」張寧希收回輕鬆的表情,一臉嚴肅的看向我。

有點想笑,他們究竟是不是一起長大的朋友?

向子澄喜歡周昱愷那麼久,到底是太會裝,還是他們太習慣忽略她。

「妳真的懂向子澄嗎?有沒有一種可能,是你們沒有真的了解過她。」熄捻菸蒂,我撇了張寧希一眼。

「不可能,我們三個是一起長大的。」

「就是因為一起長大,那心理刻劃的性格才不容易被改變。」

「我真的越聽越模糊。」張寧希搖搖頭。

我的手機鈴聲響起,是徐思秧打來的。

「徐浩你現在有空嗎?」

我看向遠處的向子澄,輕輕皺起眉頭「怎麼了嗎?」

「我哥和一些設計師正在聊天,我剛剛偷聽到他們要找產學合作的大學生,你要不要過來假裝找我聊天,然後偷偷推薦一下自己。」

「聽起來很棒。」

「那就快來啊!記得穿的簡單就好,不然太刻意的話會被發現。」

「恩,我十分鐘後到。」掛上電話,我大步走向客廳,突然想起了些什麼,我轉過身對著張寧希說「還有,如果不是真正喜歡的東西,就把他放回架上吧!也許真正想要他的人,只是還沒資格去擁有他。」

經過客廳時,向子澄拉住了我的手臂「你要回家了嗎?」

「我要去朋友家。」看見了向子澄欲言又止的表情,我從口袋裡掏出一支鑰匙,輕輕放在她手上「如果妳等下沒事,就去我家把期末的東西做一做吧!不要一直佔著我家的空間。」

離開前看見向子澄拋來的媚眼,我就像是她的救世主,而我家就是她的避風港。

我喜歡這樣的感覺,拯救愛情難民向子澄,同時也救贖了我自己內心的傷口。

以前我受傷時沒人能保護,現在有能力了,就要盡全力去守護她不成為下一個我。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矮子/思念秧秧的夢想手札

emmam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