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電梯,正如我所想的一樣,周昱愷就站在我家大門。

 

「妳不是說身體不舒服嗎?凌晨兩點為什麼還在外面鬼混?」周昱愷臉色鐵青雙手抱胸。

「因為學長失戀,我陪他去散散心。」向子澄揚起甜甜的笑容,伸出手輕拍我肩膀。

「我?」指向自己,我瞪大雙眼望著她。

「噓!」向子澄將我拉到她嘴邊,調皮地眨眨眼。

「對,我失戀。」天殺的我幹嘛配合她啊!

周昱愷露出同情的眼神「學長,你要加油。」

「我會的。」要演就演的徹底一點。

我大力轉過身去,撲倒在向子澄的懷裡,還配合抖動雙肩。

向子澄努力憋住笑意「昱愷,學長情緒有點不太穩定,我可以陪他嗎?」

「恩……好吧!如果有需要幫忙的在跟我說。」

「好,那你快回去睡覺吧!」向子澄攙扶著假哭到沒有力氣的我,緩緩走向大門。

「子澄!」周昱愷喊道。

「嗯?」她停下腳步,沒回過頭。

「生日快樂!明天我再把禮物給妳。」

「恩。」轉開門把。

向子澄就這麼的走出了周昱愷的世界。

她已經背對著我整整二十分鐘了。

「小姐已經快要三點了。」我嘆氣,走進房間裡拿出枕頭和棉被。

「……」

「妳如果每個月都給我房租,我可以考慮把那個空的房間租給妳睡。」

「我不要,那間超小的。」她低著頭咕噥。

「妳有事沒事就跑到我這裡睡客廳,吃我的用我的,不要臉。」我笑著說。

「你就當作可憐我會怎樣!」

「妳才不可憐,不過就是失戀而已,要死要活的是怎樣!」

「你就不要失戀,看我怎麼笑你。」粗魯的一把搶我手中的寢具,向子澄給了我一個走著瞧的表情。

凌晨時分,口乾舌燥的我走到客廳,小心翼翼地倒了一杯溫水。

向子澄的手機畫面不斷地閃爍著,無心偷看,我只是好心想幫她翻過手機,以免引響她睡眠。

「子澄,我是不是很自私?」

「子澄,其實我是因為昱愷對我很好才跟他在一起,這樣是不是很差勁?」

「子澄,妳會怪我嗎?還是妳能體諒我的心情,選擇愛我的,會比我愛的更幸福對吧?」

張寧希的訊息畫面不斷的跳出,內容越看我就越感到頭皮發麻。

不是沒猜過張寧希想法,我早就發現她是喜歡周昱愷的了,但絕對不是愛的那一種。

只是我沒想到她竟然會對向子澄如此坦承。

「學長,偷看別人手機是很沒水準的事情。」我的身後傳來一陣悠悠的聲音。

「靠!妳不是睡著了嗎?」

「沒有啊!」向子澄坐起身,從我手中拿回手機。

「妳現在打算怎麼辦?」

「我也不知道耶!要搶回來嗎?」她一臉平靜的聳聳肩。

我輕撫著下巴,歪著頭思考「可是妳搶回來,就會變成亂倫的小三妹妹。」

「對欸!哈哈!真的太靠杯了!」向子澄在笑,那笑容不假,卻有著淡淡的苦澀。

「原來這世界上,真的有想愛卻不能愛的人。」我說。

她輕哼了一聲「可以拜託你一件事嗎?」

「幹嘛?」

「我想睡你的床。」

不敢相信自己耳朵所聽到的,我抓緊自己的衣領,往後退了一大步「我不要當妳傷心難過後一夜情的對象。」

「我只是想睡在床上,這樣而已。」向子澄無力的扯出笑容,外加翻白眼。

「妳睡床,那我睡哪?」

「沙發。」

「我幹嘛要把床讓給妳,然後自己睡沙發?」

「對齁!我憑什麼要你把床讓給我?」她認真看了我一眼,碰的一聲,躺回沙發上。

看著她捲曲的背影,我搖頭「今天我就好人做到底,妳進去吧!我睡沙發。」

她緩緩的轉過身,一臉感動「真的嗎?」

「假的!」說完,我便拔腿狂奔,關上房門狂笑。

「徐浩!你這個智障!」依稀聽見了向子澄的咆嘯聲,我摀住嘴蹲在地上大笑。

起身緩緩走向床頭,拿起了木製的相框,笑容失蹤。

相片裡的小情侶笑的多燦爛,女孩輕輕地挽著男孩的手,不曉得說了些什麼,男孩漲紅了雙頰。

**

陽光毫不客氣地灑進落地窗,我伸了個大懶腰,時鐘顯示在十點十五分。

「馬的。」很好,我又二度為了向子澄那傢伙而缺課了。

走進廚房,自動的把所有食材都乘以二,卻發現了冰箱上的小紙條「學長,早餐在桌上,我先走了,掰掰。」

我探出頭,還真的有一袋食物在桌上,還有摺疊好的枕頭與棉被。

向子澄雖然很愛有事沒事出現在我家,但是她跟吳子陵最大的差別就是,她懂得什麼叫報恩。

就好比現在,培根蛋吐司不加生菜、冰牛奶不加冰塊。

她準備的,都是我愛吃的。

*

向子澄失蹤了。

周昱愷像是發了瘋的,翻遍了整個校園,就連學生餐廳每天都跟向子澄喇賽的阿姨也出動找人了。

楚琪一心想要報警「你知道人沒有失蹤48小時,是無法受理報案的嗎?」我冷冷地說。

「阿浩!好歹小太陽跟你最親,她失蹤你竟然完全不在意。」吳子陵緊皺著眉頭。

「向子澄已經十九歲了,不是九歲,也許她只是想一個人靜一靜。」我雙手抱胸,打了個大呵欠。

「她最近有發生什麼事嗎?」楚琪看了周昱愷一眼,周昱愷茫然的搖搖頭。

「她昨天最後見到的人是誰?」吳子陵撥了不知道第幾百通電話,仍是語音信箱。

周昱愷猛然抬起頭,惡狠狠走向我,一把抓起我的衣領「是不是你對她做了什麼!她昨天說要安慰你,一整晚都沒有回來。」

我最討厭的就是被誤會,用力推開周昱愷「全世界就你周昱愷最沒資格問別人對向子澄做了什麼!」

「收起你對她不必要的擔心。」轉身離開,留下一臉困惑的所有人。

停紅燈時我的視線留在了後照鏡上的平安符,那是向子澄為了報答我每天接送她的禮物。

一個禮拜前。

通識課結束,我看見向子澄雀躍地從教室裡跑了出來,周昱愷跟張寧希走在她身後。

隔著一整層樓的距離,聽不見他們的對話內容,瞇起眼我看見向子澄又再勉強自己笑了。

「阿浩走啦!」剛出教室的吳子陵順著我的視線「其實我覺得小太陽很可憐。」輕聲的說。

「她怎麼了?」

「你不覺得她很像多出來的那個嗎?友情就是這樣,單數總會有一個落單。」吳子陵聳聳肩。

「他們的問題不是友情吧!」

「你也知道周昱愷喜歡寧希啊!」吳子陵故作驚訝的摀住嘴。

「恩。」我知道可比你多。

「那我再跟你說一個秘密。」吳子陵湊到我耳邊。

「周昱愷跟小太陽其實是兄妹,雖然他們沒有血緣關係,但是有好幾次我聽到小太陽喊他的名字,他都會糾正她要叫哥哥。」

「你怎麼確定他們沒有血緣關係?」向子澄不是說這是秘密嗎?為什麼連吳子陵都知道。

「是寧希告訴我的。」原來如此。

我點頭,轉身大步朝著樓梯方向前進。

「小太陽每天都自己坐公車上下學,我要載她,你知道她說什麼嗎?」吳子陵追上我的腳步。

「不知道。」

「她說,我不行給其他男生載,周昱愷會生氣。」我看見吳子陵模仿向子澄那楚楚可憐的樣子,一股莫名的火氣升起。

「憑什麼周昱愷不載她,還不准其他人送她回去?」

「我也不知道,我只是覺得那對兄妹超變態的,哥哥有控制狂、妹妹有被虐症。」吳子陵笑著搖頭,我認同他說的,向子澄有被虐症。

她絕對有,喜歡在愛情裡看起來卑微、喜歡用委屈來證明自己的心意。

他媽的,跟我一模一樣。

「吳子陵,如果我現在跑過去說要載向子澄回家,你覺得周昱愷會怎樣?」

吳子寧給了我一個看好戲的笑容「他會崩潰,因為我知道他超級討厭你的,你這個誘拐他妹妹的人。」

「我哪有誘拐向子澄?」

「你有,全世界的人都覺得你有。」站在樓梯間轉角的楚琪一臉曖昧的說。

無心辯解的我看見了不遠處的向子澄「懶得理你們,我要去氣爆周昱愷了。」

吳子陵和楚琪交換了一個眼神「他什麼時後才會發現?」

「太陽撞天王星的那天。」楚琪笑說。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矮子/思念秧秧的夢想手札

emmam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