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個人的存在,都有一段上天的安排*

 

徐思秧的存在,是我認為上帝造人最不公平的代表。

擁有一顆聰明的腦袋、標準的瓜子臉配上雪白膚色、還有那雙會說話的眼睛。

她很美,就算永遠都扳著一張臉,還是會讓人忍不住想靠近。

「所以漂亮學姊是女版的你嗎?永遠扳著一張臉。」我瞪了向子澄一眼,接下去說。

她有一個很老套的故事,就是乖乖女愛上壞學生;而故事裡的男主角叫做謝康昊,他們彼此喜歡,卻因為大考將至而沒有在一起。

當我進到他們故事時,剛好是在一個劇情轉折處。

徐思秧的好朋友也喜歡著謝康昊,所以她利用了謝康昊的自卑和徐思秧的口是心非,讓誤會越來越深,也讓兩顆靠近的心,漸行漸遠。

「所以你就趁虛而入了是嗎?」向子澄瞪大雙眼。

其實我從來沒想過,自己會喜歡上徐思秧,真的。

傾國傾城的外表,卻滿嘴髒話、天生麗質的水亮大眼,大部分的時間都用在翻白眼的女生。

她很特別,不輕易認輸,受傷了也從來不喊痛;謝康昊交了女朋友,她寧可心碎的蹲在角落大哭,也不願意示弱求他回來。

看見她的脆弱,我的心開始動搖,好像有一種感覺越來越強烈。

「你指的那種感覺,是愛嗎?」我凝視著向子澄的雙眼,輕輕的搖頭。

不是,一開始的我只是想保護她,不想看到她再去為難自己,也希望讓謝康昊知道, 拋棄她是多荒謬的事。

謝康昊的女友處處針對她,讓她背上很多莫須有的罪名,為了讓她脫離那一切,我甚至威脅過他女友。

「你怎麼威脅她?」

我說「我會讓妳知道什麼是生不如死。」

「靠!你白痴喔!誰會相信啊!」

當然不會有人相信,所以我又加了一句「我絕對有辦法,讓謝康昊甩了妳。」

「好帥!可是你有什麼辦法?」向子澄一臉期待。

「我打算在謝康昊面前強吻她,應該沒有男生可以接受女朋友被別人親吧!」

向子澄瞪大雙眼「你瘋了吧!為了漂亮學姊,你要去強吻一個你根本不喜歡的女生。」

「我也覺得我那時候是瘋了,不過好險那個女的很識相自己消失了。」

當保護一個人變成習慣,就再也戒不掉了,人性貪婪,成為了她的知心朋友,就開始想要得到她的心;明知道結局注定要悲劇收場,還是想毫無保留的把我的心放在她手裡。

心碎的她像是找到了可以停靠的港灣,所以,我們在一起了。

我以為只要全心付出,就能取代謝康昊在她心裡的地位。

可是我們經過每一個有謝康昊回憶角落,她眼底全是失落,雖然總是會裝的毫不在意。

她騙的了自己,卻騙不過我的眼睛;因為我,一直都在注視著她。

「所以你們分手的原因是因為學姊不愛你嗎?」

我搖頭「是因為我發現徐思秧的朋友在他們之間製造了太多誤會,所以放手讓她去找答案,一個她們為什麼會錯過的答案。」

「既然你都放手了,為什麼到現在還走不出來?」

「妳以為我不想阿!」我聳肩,靠上沙發「就是放不下她阿!」

「放不下真的是世界上最可怕的情緒。」向子澄輕聲附和「可是我覺得你很偉大,願意放手讓漂亮學姊去追求自己的幸福。」

「妳應該懂吧!希望自己愛的人真的能幸福的感覺。」

「也許吧!」

「唉。」我們相視,然後齊聲嘆了一口大氣。

泡了兩杯巧克力牛奶放在茶几上,粉紅色和藍色的杯子並排在一起真的很好看。

只可惜,我跟向子澄不是那種杯子放在一起會很浪漫的關係。

「我們真是同病相憐的直屬。」向子澄小心地吹冷手中的巧克力牛奶。

「恩。」哼了一聲,我仔細研究著她的側臉;眉頭緊鎖、淺淺的笑容、沒有酒窩。

「妳是不是很習慣假笑?」

「假笑?」她偏過頭,一臉疑惑。

「妳發自內心的笑會有酒窩,但是妳大部分的笑容都不會有。」

她輕輕挑眉「學長,你好像很了解我。」

我聳聳肩,拿起桌上的杯子。

沒有對話、沒有音樂,我們似乎都很習慣這樣的沉默;應該說,我們有即使靜靜地坐在一起,也不會感到尷尬的那種默契。

許久,向子澄起身走到廚房洗杯子,看著她熟練的把杯子擦乾放上架子,我失了神。

有那麼一瞬間,試圖把她和徐思秧的樣子重疊,幻想著要是我喜歡上她……

靠!我到底在幹嘛!「不要!超噁的。」

「你在跟誰說話?」

「沒事。」我尷尬的撇開眼。

向子澄看了看手腕上的錶「你知道我為什麼會選在今天跟周昱凱告白嗎?」

「不知道。」

「因為今天是我生日。」她的表情平靜、語氣平淡,就像是在說「今天天氣很好。」一樣。

「是喔!生日快樂!」不知道該如何回應的我走到電視櫃前,拉開抽屜翻找著。

「我知道周昱愷一定會拒絕,所以早就打算在被拒絕之後搬離開這裡,結果卻參與他跟寧希在一起的過程。」

「妳要搬走?」我放下手中的東西,轉過身看她。

「原本是啦!但是現在我搬不了了;我和寧希除了是好姊妹,未來更可能是一家人。」向子澄揉揉鼻子,接下去說道「如果當初周昱愷拒絕我的告白,就能用無法面對他這個藉口搬走,可是現在這個局面我實在無法說出口。」

「如果我是妳,就一定會搬走,因為接下來要面對的是他們在一起的事實。」

「我知道,但也許這樣可以加速我放棄他的速度阿!」

「吃屎吧!妳只會越來越痛苦而已,白痴。」看那一臉天真的樣子,我忍不住開口嗆她。

「我是壽星欸!今天已經夠慘了,不要落井下石。」向子澄一個箭步向前,瘋狂的搔我癢。

伸出背在身後的右手緊抓住她「白痴喔!不要用我啦!」

發現她沒有要停下來的意思,趕緊再伸出左手「我們來吹蠟燭!快點!今天妳生日我們來吹蠟燭!」

向子澄停下動作,傻愣愣的看著我手中的白色蠟燭。

「你一個大男人買這什麼鬼片用的蠟燭。」摀住嘴,她眼裡閃著笑意。

「怕停電不行喔!」大力推開她。

「可惜沒有蛋糕。」向子澄一臉期待的看著我點燃蠟燭。

「幫妳找到蠟燭就已經很好了,妳是在嫌屁!」

「我又沒有嫌,快點啦!兩分鐘後我生日就要過了。」她開心的關掉客廳大燈,我們兩個圍在巨大的蠟燭前。

「我要來許願了!」我靜靜的看著她緊閉著雙眼努力許願。

「好了!我們一起吹蠟燭吧!」向子澄牽起我的手,漾著燦爛的笑容。

很好,是有酒窩的笑容。

「許什麼願那麼開心?」快樂是會傳染的,見到她的笑,我連口氣也溫柔了許多。

「一是我可以早日找到真命天子、二是學長可以快點追到漂亮學姊、三是秘密。」

「幹嘛把願望留給我!」從來沒有想過我可以在某個人的生日願望裡,聽到自己的名字。

「因為學長你是唯一一個陪我從十八跨到十九歲的人阿。」說完,我們吹熄了蠟燭。

「我不知道妳今年十九歲,逢九不能慶生。妳會變超衰的,怎麼辦?」

「沒關係,能夠遇見你就是我最幸運的事情了。」

「妳是在告白嗎?」打開電燈,我一臉驚訝地望向她。

「屁啦!我是絕對不會喜歡上你的,我再也不要喜歡心理住著其他女生的人了。」

「那就好,因為我也絕對不會喜歡上妳。」鬆了一口氣的我對她拋了一個媚眼。

「學長,我沒想到你是一個這麼活潑的人欸!竟然會拋媚眼!」向子澄不可置信的驚呼。

「妳不知道的事還多著呢!」得意地抬起下巴。

「跪求天王星露出真面目!」她誇張的跪在地板上,緊緊抱住我大腿。

「不要學他們叫我天王星,很丟臉。」

「哪會啊!你是天王星、我是小太陽,根本天生一對。」

「誰要跟妳一對,智障。」翻了一個白眼,我最討厭的就是太陽了。

意外成為陪著向子澄來到了十九歲的人,拗不過她想吃生日蛋糕的要求,只好在凌晨開著車,帶她到離家裡很遠很遠的85 度C。

「油錢算妳的。」看著她埋頭狂吃六吋蛋糕的我失笑。

「好啦!別吵!」嘴邊沾滿巧克力的她瞪了我一眼。

後來的我才知道,她根本不想吃什麼生日蛋糕,而是大吃,是她難過的時候最喜歡做的事。

回程路上,剛吃飽的壽星在副駕駛座呼呼大睡,趁著紅燈空檔替她蓋上外套「生日快樂,小太陽。」我輕聲地說。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矮子/思念秧秧的夢想手札

emmam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