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黑夜中,開出花一朵*

 

只要和徐思秧見面,我總是習慣比約定的時間早到。

沒記錯的話我們約的是下午三點半,現在已經四點了,她連個影子都沒出現。

「大小姐!妳是爽約了嗎?」我打了電話給她。

「咳!我不是……對……不起……我在發燒。」

「妳現在在哪?」

「家裡。」

「看醫生了嗎?」

「沒有啊!我沒力氣出門。」

「我現在就去妳家,等我。」匆匆掛上電話,油門一踩,心急如焚的我完全忘記了與向子澄的約定。

徐思秧虛弱的躺在急診室的病床上,蒼白面容有著濃濃的黑眼圈,她一向都很不會照顧自己,我搖頭嘆息,輕輕握住她瘦的像竹竿的手腕。

「對不起。」

「笨蛋,妳應該跟自己對不起。」

「還讓你背我進急診室,真的超丟臉,人家會不會以為我在拍偶像劇阿?」徐思秧露出淺淺的微笑,還能笑我也放心多了。

想起她剛剛在走廊上昏倒的畫面,我心頭一緊,很久很久以前,這個畫面也曾出現過。

「妳到底想昏倒幾次給我看?」我輕笑。

「還記得國中我貧血昏倒時,是謝康昊接住我的,可是等我醒來後,李涵說背著我到保健室的人是你。」李涵是她最要好的朋友,也是謝康昊最重要的軍師,我總笑著說「要不是李涵助攻,謝康昊才贏不了我。」

算了,別聽我胡扯,謝康昊之所以會贏,就是因為他是謝康昊,一個無可取代的謝康昊。

「因為我發現妳在去找謝康昊之前臉色就不太好。」

「你該不會那時候就暗戀我了吧?」徐思秧眼裡閃著亮光。

「對啦!怎樣不行喔!」我害羞的撇過頭。

她不再說話,只是靜靜的望著我,就像過了一個世紀那麼久「徐浩,如果我喜歡的人是你就好,可惜……」

「可惜,妳就是不喜歡我。」接著她未完的話,回應了一個苦澀的笑容。

「其實我曾經是喜歡你的,但那對你並不公平,你值得一段完整的感情。」

「妳不是我,怎麼會知道什麼對我來說是值得?」餘光撇見她的手機螢幕亮起,我伸手遞到她面前。

看見來電顯示的名稱,心情盪到了谷底;緩緩的走出病房,伸手拿出外套裡的手機,這才猛然想起,向子澄的設計展!

七點十分、二十五通未接來電,很好,我竟然爽約了。

滑開手機,意外的發現來電的全是吳子陵,向子澄連一通電話也沒打。

「喂?」電話那頭,甜而柔軟的聲音響起。

「向子澄對不起!我臨時有事所以……」

「沒關係喔!已經結束了!你不用急。」不等我說完,向子澄自顧自的接了下去。

「對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因為徐思秧她掛急診,所以……」

「真的沒關係,你不用跟我解釋。」平淡的語氣,我聽不見她的情緒。

「妳生氣了是嗎?」

「沒有,學長我要去慶功了,先這樣喔!」連一聲再見都沒有,我百分之百確定她是在生氣了。

我在意她的情緒並不是因為向子澄這個人,而是因為自己有錯在先,絕對是這樣沒錯。

走進病房,我看見徐思秧笑臉盈盈的樣子「什麼事那麼開心?」

「謝康昊說下班要來接我回家。」果然跟我猜的一樣。

「所以言下之意是,我可以滾蛋了對吧?」

「我哪有這樣說,我們三個人可以一起去消夜!」

嫌惡的翻了一個大白眼「誰要跟他一起吃飯阿!我還有事,先走了!」

揮別滿面春風的徐思秧,我邁開步伐使勁的跑向停車場「欸吳子陵!你現在跟學弟妹在一起嗎?」

「對啊!我們在學校對面的錢櫃唱歌。」背景非常吵鬧,吳子陵幾乎是用吼的。

「幾號包廂?」

「208。」

「好,我馬上到。」

吳子陵疑惑的偏著頭「他是要找向子澄嗎?我忘記跟他說全班都來了,除了向子澄欸!」

繞了好幾個街口號不容易才找到停車位,我手刀奔向錢櫃大門,正巧看見張寧希和一個陌生的男生,在一旁的角落拉拉扯扯。

「你放開我!」

「妳為什麼要這樣對我?我們都在一起那麼久了。」男孩緊抓著張寧希的手腕,那表情太過悲傷,眼淚波娑的樣子讓我頭皮發麻。

「我已經不愛你了!」張寧希背過身,口氣冷淡。

「但是我還愛妳。」

「林耀威,我再跟你說最後一次,我們已經分手了。」

「只要我沒有答應就還是妳男朋友。」男孩用力的扳過張寧希的肩膀。

天啊!這什麼八點檔式分手。

「放手!我現在的男朋友是周昱愷,請你自重。」她狠狠的朝男孩臉上呼了一個巴掌。

分的有夠狠,看著那男孩崩潰的跪在地上求張寧希的畫面,我無奈的搖頭。

不對!張寧希跟周昱愷在交往?那向子澄怎麼辦?

思及此,我顧不得櫃台人員的攔阻,朝著包廂狂奔而去。

「徐浩?你怎麼在這裡?」經過走廊時迎面撞上了楚琪。

「我找向子澄。」

「小太陽?她沒來吧!」看著一頭霧水的楚琪,我現在真的沒有耐心等她思考,推開她繼續朝包廂前進。

走進包廂,位置正中間的吳子陵朝我招手「嘿!這邊坐啊!」眼神快速的掃射全場。

真的沒有看見向子澄,旋身,既然她不在我也不用繼續待在這裡了。

「學長!如果你找子澄,她不舒服先回家了。」周昱愷小跑步來到我身後。

「你真的,跟張寧希在交往嗎?」我轉過頭,小心翼翼的問。

「嗯!今天早上的事情,學長你怎麼知道?」周昱愷的臉上露出了幸福的笑容。

我輕輕皺眉「向子澄知道了嗎?」

「當然阿!她也在現場。」 「你可真是個好哥哥,做什麼事都要帶著妹妹。」

「這話什麼意思?」

「沒事。」聳聳肩,我頭也不回的轉身離開。

從一樓往上看,向子澄他們屋裡黑壓壓的一片;我漫無目的的行駛在家裡和學校附近的街道上,這才發現自己是多麼的不了解向子澄,我不知道她習慣去哪些地方、也不知道難過時的她都在做些什麼。

她總是給人溫暖的關心、用那無懈可擊的笑容去照耀身旁每一個人;唯獨對我苛薄,所有人裡就屬我對她最好,卻總是在我面前哭的一蹋糊塗,還有亂翻一堆白眼。

與其像個無頭蒼蠅到處亂找,我還是先買好零食等向子澄自己找上門好了。

畢竟今天放了她鴿子,她應該也不想看到我吧!

一個大男生推著推車,一個接著一個的把日系零食放進去,這畫面說有多娘就有多娘,要不是為了跟向子澄賠罪,我死也不會做這種事。

雖然不知道她習慣去哪些地方,但我倒是還滿清楚她愛吃些什麼的,凡是上面有超濃兩個大字的,都是她的最愛。

「哈楸!」摀住嘴巴,我腦裡出現了一個疑問,超濃鼻涕她不知道吃不吃?

回到家放好零食,我拿著新買的小說走向陽台,輕鬆躺在我媽送來的老人躺椅上,再點上一根菸。

「我不是說不可以在陽台抽菸嗎?」身後傳來一絲細微的聲音。

嚇得我猛然跳起身「靠!向子澄不開燈妳跪在陽台幹嘛啦!」講話的同時,我雙手仍在顫抖著。

「把菸熄掉。」昏暗的燈光下我看不見她的臉,但從口氣聽起來,臉色應該不會好看到哪裡。

「好啦!」熄掉了手中的菸蒂緩緩走向她,隔著一小段距離,我試圖要伸手觸摸她的頭「對不起,我今天真的不是故意放妳鴿子。」

「我說過了,真的沒關係。」

「妳真的沒有生我的氣?」

「我看起來像是在生氣的樣子嗎?」她抬起頭,透進我眼底的是她臉頰上,清晰的淚痕。

「周昱愷的事情我剛剛知道了,妳還好嗎?」

「不好。」

「我想也是。」輕哼了一聲,我懂向子澄的心情,現在她需要的不是安慰,而是一個可以盡情發洩的空間。

「學長!你可以讓我一個人靜一靜嗎?」

「不行,我怕妳會跳下去。」

「才不會。」

「預防勝於治療,尤其妳那腦子已經夠怪了,再摔真的就會變腦殘。」

「請不要落井下石。」她惡狠狠地瞪我一眼,噗一聲笑了出來「我大概知道為什麼漂亮學姊不喜歡你了,嘴太賤。」

「錯!是長太帥。」

她翻了一個好大的白眼阿。

「拜託一下!如果一個人有心要自殺,就算被綁住手腳,還是可以咬舌自盡的好嗎?」向子澄抱著一本厚厚的手工書,滿是無奈地坐在發沙上。

「所以我會一直盯著妳。」從櫃子裡搬出一堆零食,放在她身旁。

「我就說了,我不會自殺。」

「妳手上那是什麼?」不想再爭辯這麼無聊的話題,我趕緊轉移她的注意力。

「垃圾阿!」她失落了嘆了一口氣,把手工書遞到我面前。

隨意的翻閱了書本的內容,驚呼「妳要告白?」

「原本是,但被寧希搶先一步了。」

「扯!」

「恩,我也覺得。」向子澄坐到我身旁,非常自然的把頭靠在我肩上「你知道當鼓起了所有勇氣要跟喜歡的人告白,卻看到別人搶先一步抱住他的感受嗎?」

「……」似曾相識的感受席上心頭,下意識我收緊了手臂。

「他們的親密我早就應該習慣,但是當一切變的名正言順時,心還是好痛。」向子澄縮進自己懷裡,顫抖的肩膀,惹的我鼻頭一酸。

高中畢業那天,我翹掉了最重要的典禮,只為了趕在徐思秧畢業典禮結束後出現在她面前,等不了五十分鐘一班的公車,我沿路狂奔。

滿頭大汗的我從口袋裡掏出一張皺皺的五百元,露出最燦爛的笑容「請給我一束花,我要送給喜歡的女生。」

店員遞上濕紙巾「先把汗擦一擦,等一下才可以帥帥的出現在她的面前喔!」

「她看到我絕對會飆淚。」抱著花束我自信滿滿的走向校門,總會有那麼一個人,讓你不遲辛勞的想為她做點什麼。

然後呢?

然後親眼看見謝康昊把花交的到她手上,她那又驚又喜的表情狠狠地賞了我一個大耳光。

愣在原地的我忽然懂了,她要的從來不是一束花,而是謝康昊親手送上的祝福。

她在臉書上說好想要一束畢業花,

原來,是謝康昊限定的願望。

「後來花怎麼處理?」向子澄離開我的懷抱用力擦去淚水。

「丟了。」

「好浪費。」

「妳把認真做的手工書丟掉又有比較不浪費嗎?」我挑眉。

向子澄嘆了一口氣起身「學長!」

「幹嘛?」

「你到底要跟我說你的故事了沒有?」

我看了手腕上的錶「妳準備好一整晚不睡了嗎?」

「準備好了。」她給了我一個肯定的眼神。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矮子/思念秧秧的夢想手札

emmam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