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妳的愛就像彩虹,在雨過天晴之後*

 

「小澄澄!從今天起妳就多了一個哥哥喔!」爸爸牽著莫約高我一顆頭的男孩。

「為什麼我有哥哥?」我偏著頭望向媽媽。

「因為小愷愷的爸爸去了一個很遠很遠的地方,所以小愷愷和他媽咪要跟我們住在一起。」媽媽摸了摸我的頭,給了我一個溫暖的笑容。

「那他為什麼是哥哥?他年紀比我大嗎?」我伸手指向周昱愷。

「恩,小愷愷早妳一個月出生。」爸爸點頭。

「喔!我懂了!你好哥哥,我叫向子澄,今年七歲。」我朝他伸出手,他膽怯的回握了我。

七歲那年,周昱愷的爸爸在一次救火任務裡殉職,身為大隊長的我爸,收留了周昱愷和他媽媽。

周媽媽把我當成親生女兒一般的疼愛,而我也深愛著她。

直到有一天……

「我什麼都不要,我只要帶我女兒走。」一個平靜的午後,剛睡完午覺的我被周昱愷帶到了大廳。

「美玲,妳冷靜一點!我們好好談談。」是爸爸的聲音。

「談什麼?還要談什麼?她住了我的家、睡了我丈夫,現在我連懷胎十月的女兒都要讓她是嗎?」媽媽歇斯底里的槌打著周媽媽的肩膀,我很害怕,周昱愷緊緊握著我的手。

「妳冷靜一點,那一晚真的只是一個意外。」我聽不懂他們在說什麼,只看見爸爸和周媽媽跪在地上,周媽媽低著頭,不發一語。

「哥哥,我會怕。」我挨在周昱愷身旁,雙手不停的顫抖。

「乖,哥哥會保護妳。」他環抱住我。

媽媽賞了周媽媽好幾個耳光,我躲在周昱愷的懷裡,看見他淚流滿面的樣子。

「哥哥為什麼他們要打架?」

「因為我媽媽做錯事了。」周昱愷的眼淚全落在我臉上。

媽媽回到外婆家了,一個星期只會回來住兩天,而那兩天我就不會看見周昱愷和周媽媽。

有一天放學,媽媽特地到班上接我回家,我開心地拉著周昱愷一起走。

「子澄,妳答應媽媽長大以後不要亂交男朋友,一定要好好的選對象。」

「這個我不會,媽媽妳幫我選!」拉著媽媽的手,我覺得自己是最幸福的小孩。

「媽媽不能陪妳一輩子,妳要學會好好照顧自己。」

「阿姨!我可以幫妳好好照顧子澄!」周昱愷伸出手大力的拍拍胸鋪。

媽媽露出淺淺的笑容「那阿姨就把子澄交給你了!你可不要像你媽媽一樣說話不算話喔!」

周昱愷一愣,點頭道「絕對不會,我會永遠保護她、疼愛她。」

「子澄妳答應媽媽,絕對不可以去別的男生家住,除非是妳的老公。」

「好,我知道了。」我大力的點頭。

「也不可以搶別人的東西。」媽媽把視線落在周昱愷身上。

他微微一縮躲到了我身後。

「我知道了,媽媽我肚子好餓喔!帶我們去吃麥當勞好嗎?」

「好!我的小寶貝要去哪,媽媽都會帶妳去。」媽媽笑著在我臉頰上烙下一吻。

*

「可是在那之後,我就再也沒有見過媽媽了。」向子澄一臉茫然的看著我。

「她是去……?」我不敢說出腦海裡的答案。

「我不知道,也不敢問。」

「如果我是妳,我會恨周昱愷跟她媽媽。」伸手拉著向子澄跟我一起走回沙發上。

「我恨過,但是如果不是周昱愷,我不可能堅強的度過失去媽媽的那些日子。」她輕輕地靠上我肩膀「我對他的恨,隨著時間,變成了依賴變成了愛。」

「他媽媽對妳好嗎?」

「非常好,她一直在贖罪,所以我不忍心再去責怪她。」

「辛苦妳了。」我一直以為像太陽一般存在的她,是在一個溫暖充滿愛的家庭長大的。

「周昱愷對我好,是因為親情也是因為愧疚,但是他不知道,我從來就不曾把他當哥哥看待。」

「如果真的對妳感到愧疚,又為什麼三番兩次為了張寧希而丟下妳?」

「其實是我鼓勵他去的,我不喜歡看到他老是為了寧希難過的樣子,所以我叫他不用管我。」她搖頭苦笑。

「怪人。」我輕推了她的頭。

「我真的很怪,好像在用心酸與委屈,在懲罰自己愛上了,一個破壞自己家庭女人的兒子。」向子澄縮到我身旁。

「聽不懂。」

「其實我自己也搞不懂。」收緊雙手,將她埋進我的懷裡。

我們彼此沉默著,直到懷裡傳來微弱的鼾聲

「妳怎麼這麼會睡啊?」我動作很輕的把向子澄放在沙發上,她睡覺的時候習慣皺眉,就算我幫她揉開,還是會再皺起來。

坐回電腦前,我點開桌面上專屬向子澄作業的資料夾,滿滿的繪圖作品都有一個共同點,她的配色很繽紛,彩度卻很低。

就像她這個人,如太陽一樣照耀別人生命,卻照不進自己心裡。

*

一堂必修的早八課,我竟然為了還在呼呼大睡的向子澄翹掉了。

「學長。」一道柔軟的聲音響起。

我從廚房裡探出頭「幹嘛?」

「我肚子餓。」折好被子,緩緩的走向我。

「我在煮早餐了,妳先去刷牙洗臉。」

「我沒有牙刷。」

「我幫妳放在洗手檯了。」

「喔,謝謝你喔!」

陽光毫不客氣地灑在臉上,她吃力的張開眼,給了我一個無懈可擊的甜美笑容。

這就是外顯的向子澄,甜美、溫暖、笑容燦爛。

我煎了幾片培根和太陽蛋,在剛烤好的土司上抹了滿滿的巧克力醬,最後搭配一杯冰牛奶,簡直就是完美。

「哇!學長你除了長得帥還會做菜!」向子澄一出浴室,就對著餐桌上的早餐大叫。

「當然。」雖然她的讚美很浮誇,但我還是虛榮的揚起了嘴角。

「我真的不懂漂亮學姊為什麼不喜歡你,她是不是眼睛看不到,所以只聽見了你的嘴賤,而沒看見你的帥臉。」她喜孜孜坐到餐桌前。

「妳再吵就不要吃。」我瞪了她一眼。

「我不吵,給我吃。」她摀住嘴,一臉無辜。

我搖搖頭,如果有她這樣的妹妹真的還蠻有趣的,我好像明白周昱愷想照顧她的心情。

「對了!張寧希知道你跟周昱愷的關係嗎?」

「她只知道我媽媽在我很小的時候就不在我身邊了,也一直以為周媽媽是我爸後來再娶的老婆。」她一臉平靜的喝光粉紅色馬克杯裡的牛奶。

「所以她也覺得妳跟周昱愷是兄妹關係?」

「對阿!要是她知道我喜歡周昱愷,絕對會當我在亂倫。」她苦笑,給我一個複雜的眼神。

「就算是這樣,我還是覺得周昱愷很差勁,用哥哥的名義對妳好,然後不對妳的感情負責。」我聳聳肩。

向子澄揚起淺淺的笑容「他真的對我很好,好到我都覺得自己是他的親生妹妹了,你會愛上自己的妹妹嗎?」

「不會。」

「那你就不能罵他啦!學長你自己還不是不可能愛上妹妹。」

一時語塞,我沉默了。

創作者介紹

矮子/思念秧秧的夢想手札

emmam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