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以人格發誓絕對不說出去的秘密*

 

「浩你開車吧?我妹就交給你了,我還要回去加班。」走出戲院,哥哥搭上我的肩。

「哥!現在是晚上十一點,你還加班是不要命了嗎?」徐思秧張開雙手,擋住哥哥的視線。

「妳乖。」不理會她,哥哥快步的走向電梯間。

「我載妳吧!」在徐思秧前頭,打開了副駕駛座,她卻自己開了後座的門。

我伸出手擋在她與門之間「坐前座吧!不要讓我真的覺得自己是妳的司機。」

「好。」點點頭,她坐進了副駕駛座。

有一瞬間,我的腦海裡閃過了向子澄上次,坐進我副駕駛座前扮鬼臉的樣子。

「妳有想去哪裡嗎?還是我直接送妳回家?」我大力的甩甩頭,想那個愛情弱智幹什麼!

「心情不好,那我們去喝酒。」

「不可以!拜託妳不要那麼沒有警覺性,好歹我也是個男的。」我笑著搖搖頭,她是忘記了我是愛著她的男人嗎?

「你又不會對我怎樣,不然你說我們還可以去哪裡啊!」她繫上安全帶,一臉理所當然的樣子。

「不然去看夜景呢?」我記得電視上都是這樣演的。

「好啊!那就去你推薦的地方。」

愣在原地許久,天殺的我根本沒看過夜景,哪來的推薦景點。

「我問一下我朋友,上次去的地方在哪裡。」隨口撒了個謊,我看著手機裡僅有的兩個聯絡人資料,雙手直冒冷汗。

靠!我要是問了吳子陵,他絕對會逼問我跟誰去、但是問向子澄不是更怪嗎?她感覺就不是會去看夜景的女生。

「你什麼時候有朋友了?」徐思秧忍住笑意,一臉看好戲的樣子。

「靠背喔!」不想被識破,我一個衝動按下了向子澄的手機號碼。

「喂!學長你該不會是知道我偷吃冰箱裡的東西,所以打電話來罵我吧?」我都還沒來得及開口,向子澄倒是把自己做的好事都說完了。

「回去再跟妳算帳,先告訴我上次我們去看的夜景叫什麼名字。」天知道我們根本沒看過什麼鳥夜景。

「夜景?我們?」她一頭霧水重複了幾次我的問題「喔!我懂了!妳現在跟漂亮學姊在一起齁!」

「對啦!所以妳快點想起來啦!」沒想到她竟然這麼聰明,真的沒有白疼她。

「你這樣不行啦!帶女生還跟我講電話,我查一下有沒有推薦的地方,等等傳訊息給你。」說完便掛上電話,連讓我說再見的機會都沒有。

我尷尬地對著空氣說了聲再見,轉向徐思秧「等一下!我朋友要找地址給我們。」

「我們徐浩長大了!」徐思秧瞇著眼,緩緩的從座位下方拿出一支唇膏「交女朋友了?」

「幹!向子澄這個低能兒!」一直吵著是我弄丟了她的唇膏,結果她根本是自己忘在我車上了。

「她叫子澄?感覺很可愛耶。」徐思秧笑著把唇膏放在我手上。

「她才不可愛,她也不是我女朋友。」

「徐浩。」徐思秧輕喚。

「如果妳要問她的事情我不會回答,因為我跟她真的沒什麼。」

「我只是要說,可以在這邊等一下嗎,我要去大便。」她憋住笑。

「喔,好。」

趁著她去廁所的空檔,我再次撥了電話給向子澄。

「妳到底查到了沒?」

「我手機忘記繳電話費沒辦法上網啦!」她在電話另一頭焦急的大叫。

幹,豬一樣的隊友真的就是在說她這種人。

「連我家網路啦!密碼是0124。」

「好!那先這樣。」匆匆掛上電話後,我看著手機失笑。

他媽的有夠白癡,我找向子澄幫忙很白癡、向子澄沒繳電話被停話更白癡。

不久後她傳來了幾個熱門的景觀餐廳,還幫我做了一些簡單的註記。

「我好了。」徐思秧打開車門,粗魯了一屁股坐了進來。

「稍微注意一下好嗎?妳的系花形象。」我斜睨了她一眼,發動車子準備前往向子澄大力推薦的地點。

「在你面前我不需要有形象好嗎?」她笑著脫下了鞋子。

是啊!我好像真的從來就不在意她在我面前是什麼樣子,以前我們還在一起時,她想大便就直接說大便、出門約會就算不打扮我也ok。

她想怎樣我都接受,只要她開心就好,所以就算到最後分開了,我還是老話一句「妳好,我就好。」

向子澄最推薦的餐廳,竟然在一個鳥不生蛋的鬼地方,沿途根本沒幾盞路燈,我合理的懷疑她是積怨被苦毒太久,想害我摔下山死亡。

「好像到了!天啊!好漂亮!」隨著徐思秧的驚呼聲,我注意到了前方燈火通明的小木屋。

室外的桌面上都點了小小的蠟燭,伴隨著晚風輕輕搖曳身姿,真的很美。

「你朋友很有品味。」徐思秧豎起大拇指。

「我也覺得。」姑且先忘記向子澄個性很白痴,她那個人的品味是真的滿好的。

我們選定了室外可以看見繁華夜景的座位,她也很熟練的為我點了一杯熱拿鐵。

「說吧!妳跟謝康昊又怎麼了?」我雙手抱胸,輕輕靠上椅背。

「你怎麼知道我心情不好是因為他?」她挑眉。

「拜託妳徐思秧會心情不好的原因,除了謝康昊,還是只有謝康昊好嗎?」

「哈!還是你最了解。」她輕嘆一口氣,簡單的敘述了她遇到的愛情難題。

其實問題很無聊,就是覺得謝康昊女人緣太好,吃醋了,但是她沒有吃醋的資格。

恩,就跟我一樣。

「這很簡單,去找他把話講清楚,不要自己悶在心裡,也不要去猜他的心。」

「我到底該怎麼做他才會愛上我。」低下頭攪亂了拿鐵上好看的拉花,這是她傷腦筋時的標準動作。

「恕我給不起答案,因為我對自己的感情也是無能為力。」緩緩起身,走到離她不遠處點了一根菸。

徐思秧很殘忍,對我說著她對別人的愛有多深刻、卻很仁慈的對我保持著安全防衛的距離。

手機鈴聲響起,是向子澄。

「幹嘛?」我接起電話,口氣不算太好。

「學長你要回家了嗎?」她的聲音聽起來很疲憊。

「妳要睡覺就先睡,我沒那麼快回家。」

「所以我真的可以住在你家一天嗎?」她興奮的驚呼。

「可以。」其實在答應的當下我就後悔了,看著徐思秧的背影一股罪惡感襲上心頭,我愛著她,家裡卻有著另一個女孩的氣息。

之後發生了什麼事我沒有記憶,心裡只有一個清楚的念頭。

我必須要跟向子澄保持距離。

推開家門,打開客廳的大燈,捲曲在沙發上的向子澄映入眼前,電腦桌旁我們的產品模型已經完成。

「真厲害……」那完美的手工技術絕對是出自她之手,設計圖我畫的很難,沒想到她竟然能在短短的幾個小時內做完。

沙發上發出微弱的聲音,我轉過頭看見向子澄努力的睜開眼看我。

「你回來了喔。」見她一臉吃力,我趕緊伸手關掉了大燈,只留下擺在我們之間的一台立燈。

「恩。」我靠向她「妳不是三天沒睡覺嗎?怎麼全部做完了?」

「總不能真的一直在你家睡覺吧!」她輕笑,伸手整理了亂掉的瀏海。

「妳不回家周昱愷不會來要人嗎?」

「先別提他了,說說你的浪漫約會吧!」她眼裡快速閃過的失望又再次落入我眼裡。

「浪漫個毛,我只是去當愛情顧問而已。」我坐到她身旁的空位,整著身體陷進沙發裡的感覺真好。

「看來你也蠻慘的嘛!」

「沒妳三天不能睡覺慘。」話一說完招來向子澄一記白眼。

她在學校絕對不會這樣,什麼翻白眼、耍嘴砲,通通都看不見,大家都以為她是甜美小公主。

向子澄瞪了我一眼,躺進沙發裡,輕輕靠上我的肩膀。

「欸!我們是不是應該要保持一點距離比較好。」我閉著眼睛,緩緩開口。

「為什麼?你是我除了周昱愷以外,唯一的男生朋友耶!」沒想到會聽到這樣的回答,我張開眼看見她一臉錯愕的樣子。

「你不是跟吳子陵也很好嗎?我們班也很多男生在追妳啊!」

「我跟子陵學長沒有我跟你熟,你們班的男生我也沒興趣。」她嘟著嘴,一連埋怨。

看著她那樣無辜的表情,其實有點心軟,可惜她和徐思秧擺在一起時,我還是會選擇徐思秧。

「因為我不想讓我喜歡的女生誤會啊!」輕摸她的頭,盡可能的讓氣氛輕鬆一點「妳也不希望周昱愷誤會吧!」

「他才不會在意……如果連你都不跟我好,那我的心事要跟誰說……」向子澄默默坐到地面上,把頭垂的很低很低。

「我也不是不跟妳好,就只是覺得我們好像有點太好了。」我跳下沙發坐到她面前,急忙的解釋。

「我們只是比較聊得來,這算哪門子的太好?」她仍是不放棄。

我靜靜的看著她,其實是我對她的好已經超過了界線,所以需要一點的安全距離。

向子澄的眼裡滿是不諒解,我一臉無奈,這樣的理由說出來太奇怪了。

我們凝視著彼此,直到門鈴聲響起。

「應該是周昱愷來找我要人了吧!」我起身。

「跟他說我不在。」向子澄飛快地回到沙發上,用被子蓋住自己的頭。

我推開大門,站在門外的正是周昱愷,他臉色鐵青,像是要置我於死地的樣子。

「學長,現在時候不早了,可以讓子澄回家了嗎?」

「我沒有要留她的意思,但是她要我跟你說,她不在。」我承認我是為了氣這個,長的有點像謝康昊的傢伙才這麼說的。

「學長抱歉了。」周昱愷越過我,走到沙發前。

我冷眼看著他拉下向子澄的棉被,而向子澄緊閉著雙眼裝睡的樣子。

「起床了!向子澄妳不要挑戰我的耐性。」周昱愷粗魯的拉起向子澄,她然是緊閉雙眼。

她真的是一個白痴,身體都被撈起來了,最好還睡得著。

「看來她睡得很熟。」我忍住笑意。

「學長,我並不反對她談戀愛,但是我希望她能遵守女生不在外過夜的約定,因為這是她親口答應她媽媽的。」周昱愷終於放棄了裝睡的向子澄,轉向我一臉認真的說。

「跟我說幹嘛!我又不是她的戀愛對象。」我冷著一張臉。

「你們不是在交往嗎?」

「當然不是啊!」我瞪大雙眼,到底哪裡來的靈感我會跟向子澄交往。

「那學長是喜歡她的吧?」他繼續追問。

「你問那麼多幹嘛?你喜歡向子澄是嗎?」靈機一動,決定幫向子澄一把。

周昱愷沉默了一會,緩緩開口道「我只把她當成很重要的妹妹,所以我希望學長,你要是不喜歡她就不要給她亂想的機會。」

這樣一番肺腑之言真的差點讓我笑出來,這句話應該要對他自己說吧!

「你說她只是妹妹,但是在我眼裡看來,你對她的好不是妹妹那麼簡單。」哥哥是不會在半夜出現在妹妹房間、哥哥不會有事沒事就摟著妹妹,哪裡有那麼變態的哥哥請告訴我,我要報警。

「學長,你不知道我們的事情,所以你有這樣的疑問我不意外,反正我現在只想帶向子澄回去。」周昱愷再次走到向子澄身旁,一把將她抱起。

向子澄體重很輕,他抱起來輕而易舉,她卻對我使了個眼色。

「你就先讓她好好睡吧!累了三天她好不容易睡著了。」我用眼神示意他把向子澄放下。

周昱愷猶豫了,卻依然把向子澄抱在懷裡。

「拜託讓你『妹妹』好好休息,我真的對她一點興趣也沒有。」聽完我的話,周昱愷才緩緩的把向子澄放回沙發。

「那……」他欲言又止。

「幹嘛?你想在這邊等她起來是嗎?」我雙手抱胸。

「不用了,我相信學長的為人。」轉身離開前,周昱愷給了我一個複雜的眼神「向子澄真的是我很重要的人,所以請學長跟她保持一點距離。」

「恩。」我點頭。

直到確認周昱愷離開後,我才轉過頭去看向子澄。

她雙手抱頭,肩膀微微顫抖。

「不要偷哭,我的棉被會濕掉。」抽了幾張衛生紙遞到她面前。

「不要奢望一個不愛你的人去愛你,就像永遠不要期待能叫醒一個裝睡的人。」向子澄聽話的坐起身,把頭埋進雙腿之間。

她的話在我心裡激起淺淺的漣漪,我想起了徐思秧說過的「徐浩,拜託不要對我有期待,我不看到你失望難過的樣子。」

不要去奢望不愛我的人,愛我。

深深的嘆了一口氣,伸手輕拍她的肩膀「為什麼總是在我面前哭啊!明明欺負

妳的從來就不是我。」

「你不要管我,如果要跟我保持距離,就不要再關心我。」

看著她倔將的側臉,我失笑「好啦!我收回,我還是你除了周昱愷以外,唯一的男生朋友。」

她就像一面明鏡,照映著我在徐思秧愛情裡的樣子。

我們都習慣讓自己看起來很卑微,用委屈來證明這份愛的存在。

會想對她好,只是因為她看起來很像我對吧?

我這樣對自己說。

向子澄哭了很久很久,直到我洗完澡走出浴室,才見她停下了淚水。

「妳要不要先洗把臉,哭成這樣真的很難看。」

「不用。」粗魯的抹了抹臉,她起身走到我的電腦前「可以借我用電腦嗎?我還有作業沒做完。」

「恩。」我坐在沙發上擦拭著頭髮,餘光偷偷看向她。

她其實很漂亮,但就是跟徐思秧很不同,一個是笑臉的大眾緣美、一個是孤傲的厭世美。

「學長!請你不要用同情的眼光看著我!」對上她充滿殺氣的視線,我縮了一下肩膀。

「誰同情妳啊!」我走向她「我只是不懂妳到底喜歡周昱愷什麼?喜歡他的帥嗎?」

「如果我是因為長相去喜歡一個人,早就變心喜歡上你了好嗎,你不是更帥嗎?」她仔細地盯著螢幕。

我認同的點點頭,不對啊!「妳幹嘛趁機誇獎我!我知道了!妳在轉移話題。」

她輕笑,緩緩抬起頭「這樣也被你發現,恕我無可奉告,因為這是天大的祕密。」

「那這樣好了,我們來交換秘密。」

「不要。」她鄭重的拒絕。

「不要給我拿翹哦!我都退一步要拿我的秘密跟妳交換了。」用力抬起她的下巴,逼她直視著我。

「那你先講啊!」她眨了眨雙眼。

「不要!如果我說完妳反悔了我很吃虧。」

「不要就拉倒,我要認真做作業了。」推開我的手,向子澄把視線拉回眼前的3D圖。

沉默地坐在桌邊雙手抱胸,我真的很討厭輸了感覺,今天絕對要逼她把秘密給我說出來。

大手一啪!壓下筆電,我露出得意的笑容「不說就別想用我電腦。」

「學長你很幼稚欸!」她皺起眉頭大叫。

「我就是幼稚!妳快點給我說喔!」看著她一臉為難的樣子,原來當無賴是一件這麼爽的事情。

「好啦!但是你絕對不能說,要把秘密帶進棺材裡。」

以前我都是從徐思秧口中聽到,謝康昊是多厚臉皮多無賴的逼她就範,那時候的我覺得很無言,沒想到原來這一招這麼有效耶!

「我以人格發誓,絕對不會說出去。」

「我現在對你的人格感到質疑。」瞪了我一眼,向子澄清了清喉嚨。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矮子/思念秧秧的夢想手札

emmam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