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陽不是永遠充滿溫度,天王星不是永遠的冷漠*

 

「還是你要跟我一起看,反正我們都是一個人了。」她眼光一亮,拉起我的袖口。

「我什麼時候一個人了?妳哪隻眼睛看到我一個人了。」輕輕甩開她的手。

「這兩隻。」伸出手,指著她的水靈大眼「看到一個漂亮女生走掉了。」

「靠!」沒想到會被看到,我作勢要戳瞎她雙眼。

「不要!」向子澄笑著抓住我的手指,吐了吐舌頭。

她笑了,有酒窩的那種。

「妳要是敢說出去就死定了!」

「我當然不會說,你惹女朋友生氣了嗎?」

「我沒有女朋友。」

「那剛才那個漂亮女生是?」

「關妳屁事啊!」我瞪了她一眼。

*

我真的是瘋了,才會陪向子澄看卡通動畫片。

劇情無聊到不行,她竟然可以在我身旁哭的一蹋糊塗。

「拿去啦!」我遞了面紙到她面前。

「謝謝。」

她哭的實在是太誇張,直到人潮慢慢散去我們才緩緩起身。

「向子澄妳最好給我冷靜一點,無敵破壞王到底有什麼好哭的?」我沒好氣的拉著她走出電影院。

「……」

「走到停車場之前要是妳還在哭,就真的自己搭公車回去。」

「你要載我?」她擤了擤鼻涕。

「廢話,天氣這麼冷,我要是讓妳在外面等公車我還是人嗎?」

「你有多帶安全帽嗎?」好像真的怕我不載她一樣,她很用力的忍住淚水。

「我開車。」拉著她走到副駕駛座,替她開了門「小心頭。」

她轉過頭來,漾著閃閃發亮的眼睛。

「我是怕妳撞壞了我的車賠不起。」

「嘖嘖。」她偷偷的翻了一個白眼,雖然時間很短,仍是落入我眼裡了。

不管是她亂哭一通,還是偷翻我白眼,都比她假笑好看多了。

我以為她會整路嘰嘰喳喳的講個不停,可是她沒有,只是靜靜地凝視著窗外的景色。

氣氛很寧靜,卻不至於尷尬,她好像是除了思秧以外,可以讓我感到自在的女生。

「學長我問你喔!」

「恩。」

「是等一個人來愛你比較難,還是等到你不愛他了比較難?」

「什麼?」正好是紅燈,我轉過頭去看她。

她又哭了,不同於看電影時那樣的淚水奔騰,這次是眼淚撲簌簌的直落到她胸口。

有一句話說「感動的淚水是沿著側臉滑落,而難過的淚水則是直直落下。」

「妳在為了什麼事難過嗎?」我不太會安慰人,只能遞上面紙。

「一個很無聊的愛情故事。」

「什麼樣無聊的故事可以讓妳哭成這樣?」

「就是我喜歡著一起長大的朋友。」她伸手抹去淚水「可是他喜歡著另外一個一起長大的朋友。」

餘光發現綠燈了,我收回視線,沉默許久「這是一個愛情的三角習題是嗎?」

「對。」深深嘆了一口氣。

「我來猜,妳愛的是周昱愷、周昱愷愛的卻是張寧希。」

「這麼明顯嗎?」她輕笑。

「不明顯,只是妳看他的眼神,和我看徐思秧的眼神很像。」每次他們幾個在走廊上畫畫,向子澄的眼神都會停留在周昱愷身上;他們去吃消夜,吳子陵說向子澄總是嚷嚷著要給他載,然後把張寧希推到周昱愷身邊。

「徐思秧是剛才那個漂亮女生嗎?」

「恩。」輕哼了一聲,對於思秧的故事,我缺乏分享的經驗。

「我們三個人是青梅竹馬,大概是在國一那年吧!我發現自己喜歡上了昱愷,可是就在我準備告白時,他告訴我他很喜歡寧希。」向子澄直視著前方。

我看了她一眼,搖頭。

「只可惜那麼多年過去了,寧希始終沒有把昱愷放進眼裡,而昱愷的眼裡,也沒有我。」

我不禁為自己選了一個智商有問題的直屬感到悲傷。

怎樣的腦袋,才會跟喜歡的人還有情敵,住在同一個屋簷下。

「可以問妳一個問題嗎?」

「可以阿!」

「妳幹嘛跟他們住在一起?」

「因為我把寧希當朋友、因為我想跟昱愷一起生活。」

「張寧希知道妳喜歡周昱愷嗎?」

「不知道。」

「妳腦子用什麼做的?屎嗎?」不要怪我講話太狠毒,她的情商真的低到不行。

「我聽子陵學長說,你的情商也沒高到哪去。」她忍住笑,偷偷的看了我一眼。

「他說了什麼?」

「他要我自己問你。」

「我永遠也不會告訴妳。」

嘴上是這麼說的,向子澄卻成了第一個被我邀請進家裡的客人。

我們聊她的過去、付出、還聊出了一堆眼淚。

看了看手腕上的錶「一點了,妳該回家了。」

「就住在對面而已,我也想聽你的故事。」她盤腿坐在沙發上,伸了一個大大的懶腰。

「有的是機會,妳該回去睡覺了。」

「睡一覺起來,周昱愷就會愛上我了嗎?」

「想得美,備胎。」我笑說。

「靠!他才沒有把我當備胎。」她朝我的臉丟了一個大枕頭。

「學長!」她收起笑容。

「幹嘛?」

「你覺得我現在回去昱愷會等我嗎?」

「我怎麼知道,我又不是他。」

「他會等,他絕對會在門口等我。」

「他等妳幹嘛?」

「因為他說過,我是他最疼愛的妹妹。」看著向子澄一臉幸福的樣子,我胸口就是一陣煩悶。

「腦殘!」冷哼了一聲,拉起向子澄走出門外,我就要看看周昱愷是不是真的在等她。

鑰匙轉動門把的那瞬間,門被打開了,周昱愷一臉嚴肅的站在我們面前。

向子澄下意識的退到我身後,擋在她與周昱愷面前「你這麼晚還沒睡啊!」

「向子澄要我跟妳爸告狀是嗎?」周昱愷完全無視我的存在,一把拉過向子澄。

一個重心不穩,向子澄被門檻絆倒了。

「她是在我家做設計展的東西,如果有什麼問題,可以直接找我。」我看了周昱愷一眼,餘光看見了穿著卡通睡衣的張寧希。

「你們怎麼了?」她揉揉眼睛。

「沒什麼事,妳不是在發燒嗎?怎麼起來了?」周昱愷快速的旋過身,小跑步到張寧希的身邊。

向子澄緩緩起身,對我露出勉強的微笑「你看吧!他真的有在等我。」

「向子澄妳腦殘是不是?他平常都是這樣對妳的嗎?」其實我看的出來周昱愷對向子澄並不差,但是他對張寧希的呵護太明顯,對向子澄來說,何嘗不是一種傷害。

「我習慣了啊!」她伸手摸了摸破皮的膝蓋。

「要不要擦藥?」我瞥了她一眼。

「不用啦!學長你快回家吧!晚安!」

「晚安。」關上門,走出他們的世界,深深的嘆了一口氣。

認識了向子澄,才發現徐思秧對我真的很仁慈。

她不讓我有希望,便是希望我不會再失望;周昱愷一再的溫柔,只會讓向子澄更深陷其中。

果然有桃花眼傢伙都很討人厭。

「你今天心不在焉。」徐思秧的杏眼在我面前眨呀眨的。

「我在想事情。」每天放學就在咖啡廳讀書,是我跟徐思秧的默契,不過我最近有在考慮是不是該省下這筆錢了。

「聽說你們的設計展要開始了,到時候可以去玩嗎?」

「當然,歡迎妳來。」對她拋了一個媚眼。

「你這次也是單槍上陣嗎?」她輕輕攪拌著眼前的熱可可。

「沒,這次帶了一個學妹,她的東西很細膩很特別,妳應該會喜歡。」提到向子澄,不知道她上次摔倒的傷好點了沒。

「這個學妹,跟你常常掛在嘴邊的學妹是同一個人嗎?」思秧瞇著眼,露出不懷好意的笑容。

「收起妳那個怪表情,我先回家了。」為了確保向子澄能做出我要的品質,我已經好一陣子沒去思秧家做作業了。

一出電梯,果不其然的又聽見了他們的嬉鬧聲,吳子陵帶著張寧希在做產品包裝、楚琪則是帶著周昱愷做文創產品。

而我的向子澄像個小媳婦般,一臉哀怨的蹲在角落。

「阿浩你總算是回來了。」吳子陵起身走到我身旁「你到底是怎麼折磨小太陽的?周昱愷說她已經三天沒睡覺了。」

「我哪有,不要含血噴人。」頂多是要她一直重做而已,又沒說她不准睡覺。

我朝向子澄走去,蹲在她面前輕聲說道「妳真的三天沒睡?」

她怯弱的點頭,拉著我湊到她嘴邊「我是真的三天沒睡,但不是因為你的關係啦!」

「因為他?」我用眼神示意了周昱愷。

「恩。」得到了肯定答案,我拉起向子澄「既然妳都可以三天沒睡了,那就來我家把剩下的進度做完吧!」

「阿浩!」楚琪拉住向子澄,不諒解的看著我「讓她休息。」

「向子澄。」不理會其他人怪異眼光,我只看的見向子澄。

「學姊,妳不是說早死早超生嗎?我剩一點點做完就好了。」她揚起燦爛的笑容,跟著我的腳步進到我家裡。

走進房間內,我抱著枕頭和棉被丟到向子澄身旁的沙發上。

「妳在這邊睡一下吧!我保證妳的愛人,和妳愛人的愛人都不會出現。」說完,我轉身走回電腦桌前,繼續處理未完的設計圖。

「可是你不是要我做完進度嗎?」

「我騙他們的,不這樣講不然是要我說,向子澄來我家睡覺,這樣嗎?」

「學長。」她輕喚我。

「嗯?」

「謝謝。」我沒有抬起頭,但是聽得出她的聲音是放鬆且自在的。

「不會。」

不久後,我聽見了她微微的鼾聲,悄悄的走到她身旁,看著眼下那駭人的黑眼圈「為什麼要把自己搞成這樣呢?像個笨蛋一樣。」

同樣都是暗戀陣線聯盟的一員,我照顧自己的能力真的比她強多了。

蹲坐在她身旁,我拿起手機

「喂!」熟悉的女生響起。

「我想問妳,黑眼圈太重要吃什麼比較好?」

「喝紅棗水,我都是這樣消黑眼圈的。」

「哦!謝謝。」我在腦海中思考著要去哪裡滿紅棗。

「等等!你什麼時候在意過黑眼圈了?你談戀愛了喔?」話筒那頭傳來了雀躍的聲音。

「我只是在想一個產品設計的東西,先這樣我去忙了,掰掰。」

「掰掰。」

匆匆的掛上電話,其實我也沒什麼好說謊的,只是不想讓她誤會我對別的女生好。

徐思秧還貼心的在掛上電話後,傳了煮紅棗水的食譜給我。

拿起鑰匙,出門前輕輕地幫踢被的向子澄蓋好被子,經過走廊時我對著周昱愷說「不要進去吵她,她要是再做不好會被我宰了。」

周昱愷先是一愣,接著露出淺淺的微笑「好,我不會去吵她。」

楚琪皺著眉搖搖頭「我可憐的小太陽,這樣的日子跟下地獄有什麼兩樣。」

「妳不也是把她推入地獄的共犯嗎?」我湊到她耳邊輕聲地說。

懶得去探究楚琪臉上的表情,我自顧自地搭著電梯離開,沒注意到吳子陵怪異的眼光。

「學長!」

天色已經暗了,昏暗的小夜燈下看著坐起身的向子澄「幹嘛?」

「我肚子餓。」她張著那雙水靈大眼,傻呼呼地看著我。

「很餓就起床吃飯阿!妳當我是管家阿!看妳睡覺還要餵妳吃飯。」

「餓到走不動了,我的床旁邊都會有餅乾,吃完我才有力氣下床。」她理所當然的朝我伸出手。

「浮誇。」翻了一個白眼,起身走到廚房去找食物。

當再次走出來時,向子澄一臉要死不活的癱在沙發上,眼神空洞的望著我。

「妳到底想怎樣!妳是沒睡覺,不是沒吃飯吧!」我遞上剛煮好的水餃。

她興奮的一把搶過,卻被玻璃碗導熱的瞬間燙到了「好燙!」

「笨!」我搖頭,抽了幾張衛生紙到她手上「情商低沒關係,智商也低是想怎樣。」

「我這幾天看到昱愷一直照顧寧希就吃不下嘛。」

「張寧希又怎麼了?她這個人感覺毛病很多。」不是針對,是因為張寧希真的是標準養尊處優的大小姐,好幾次我都聽到她在指使向子澄做家事。

「她身體是真的不好,小時候我們的媽媽都要我們讓著她一點,不知不覺寵她就成了一種習慣了。」向子澄一邊往嘴裡塞水餃,一邊講話。

「寵她是沒關係,但是妳也不用把自己當女傭在生活吧!」

「我不只寵寧希,還更寵昱愷。」又來了,提到周昱愷,她的眼睛就會笑成一彎弦月。

「真的只有妳,才可以超越妳創造的腦殘極限。」

「學長!」她大叫。

「幹嘛?」

「我覺得你沒有大家說的那麼難相處,雖然你很嘴賤,可是我覺得你對我很好。」

「謝謝誇獎。」我想起了正在煮的紅棗水「我是真的對妳很好。」

看的櫃子上的粉紅色馬克杯,那是大一搬進來時,特別為徐思秧準備的,只可惜它的主人從來沒踏進這間屋子裡半次。

直盯著馬克杯發呆,甩甩頭,卻發現向子澄笑臉盈盈的站在我身旁。

「這是那個漂亮女生的專屬杯子嗎?」

「其實妳可以稱她學姊或姊姊。」

向子澄微微的點頭,拿起馬克杯「好好喔!寧希也有一個昱愷特地為她準備的杯子。」

「不過就是杯子而已,妳有必要露出那麼羨慕的樣子嗎?」看著她閃閃發光的眼睛,我失笑。

「這你就不懂了,專屬這個詞,對女生來說真的很夢幻,就好像是誰的公主一樣。」

「是喔。」對於她的話完全不以為意,我走到瓦斯爐前看著滾開的紅棗水。

「杯子給我。」我朝向子澄伸出右手「我裝給妳喝。」

「不要!這是人家專屬得杯子,我要拿別的。」她快速的把杯子藏到身後。

我翻了一個白眼「我家就只有兩個杯子,一個是這個粉紅色的、一個是我的。」

「那我用你的。」

「為什麼?」

「因為這是專屬漂亮學姊的,你懂嗎?專屬的意義。」她一臉認真。

「我不懂。」而且我更不懂的是,到底幹嘛為了一個無聊的杯子,浪費口水在這裡跟她爭辯。

「那我回家拿自己的。」看見她真的轉身離開,我趕緊伸手拉住她。

「杯子她沒有用過,甚至不知道這個杯子的存在,所以妳快點拿來給我裝東西。」

「為什麼?」

「妳問這麼多幹什麼。」一把搶過她身後的馬克杯,小心翼翼把紅棗水倒進去「喝完之後,趕快滾回妳家我要出門了。」

「你這麼晚要去哪?」

「關妳屁事啊!」轉身走出廚房餘光撇見她,因為被熱水燙到而皺起眉頭的樣子。

「妳叫向子澄,但是不要像個白癡好嗎?連要先吹冷都不會。」

「你講話真的比胖虎唱歌還難聽!」她對我做了個鬼臉。

「謝謝誇獎。」

我收拾著桌上的筆電,想起了前幾天周昱愷載著張寧希回來的畫面,他們早上明明是一起出門,那向子澄怎麼回來的?

此時她正拿著杯子緩緩向我走來「我喝完了,學長你可以出門了。」

然後她竟然給我躺回沙發上,還自己蓋好被子!

「請問主人要出門,然後客人躺在發沙上是什麼概念?」我雙手交叉,站在她身旁。

「一種學長出門,學妹幫忙顧家的概念。」她索性直接閉上眼睛。

「向子澄妳給我起來喔!誰要妳顧什麼家!」大力抓住她的手腕,死勁的把她從沙發上拉起來。

「我不要!」她頑強的抵抗。

「快點啦!我要遲到了啦!」管不了什麼憐香惜玉的,我雙手夾住向子澄的頭,用力往上提。

「啊!」整個家裡都是她的尖叫聲。

僵持了不下五分鐘,我放棄。

「不管妳到底為什麼要一直賴在這裡,反正我現在就是要出門,在我回來之前,妳都給我老老實實地待在這裡,要是被闖空門,妳就照價賠償。」向子澄固執的程度簡直神的境界,要是我再跟她爭下去,絕對會遲到。

「沒問題,我會一直躺在客廳,就向往生者的屍體都會擺在客廳一樣。」

「妳知道妳在講三小嗎?」對於她的邏輯,我真的只有佩服的分。

「你快點出門。」得到我的同意後,她一躍而起,整理了我的服裝儀容,還動了我剛抓好的髮型。

「妳現在又是在幹嘛?」這樣的舉動太親密,我下意識的往後退了一大步。

她被我誇張的反應嚇到了,但是很快的收起錯愕的表情,又露出她那一貫的淺淺笑容「我照顧別人習慣了,看到衣服沒穿好就是會想幫忙調正。」

「恩,謝謝。」不自在的點點頭,我幾乎是落荒而逃的離開家裡。

已經很習慣向子澄出現在日常生活裡,她約我去學餐吃難吃到不行的陽春麵、她把我當維基百科什麼都問、她以為我是垃圾桶什麼壞心情垃圾話都倒在我這裡。

可是我並不喜歡這樣的感覺、我不喜歡平靜的生活被誰給入侵、更不喜歡有誰成為我的習慣,然後我就戒不了了,就像徐思秧。

當我想要徹底忘記她時,才發現喜歡已經是一種習慣,而不只是一種情緒。

我也想去再愛上某個誰,但是那個人絕對不能是向子澄,人是經驗動物,知道喜歡上一個心裡有別人的女生會有多辛苦,所以不管怎麼樣,向子澄都不會是我的選擇。

「徐浩快點!開演了!」而我的習慣現在就站在不遠處。

「好!」我微笑的跑向她。

「你也太慢了吧!都已經開始五分鐘了。」她嘟著嘴。

「對不起啦!我剛剛有事情耽擱了。」

「難得我們徐浩會有遲到的時候。」說話的是她的哥哥,一個總是會幫我製造機會的好哥哥。

哥哥很希望我能成為他的妹婿,我何嘗不想呢?

「來!我們的位置在最右邊三個。」思秧拿著電影票,輕聲的說。

哥哥朝我使了個眼色,我點頭「我先坐進去了。」

「那哥哥你去徐浩旁邊,我喜歡坐外面。」思秧態度自然的坐了下來。

我知道,她絕對不是故意安排哥哥在我們中間,只是她不知道的是她為了心裡的那個人,把我隔絕的有多徹底。

我給了哥哥一個釋懷的微笑。

只是我知道,我根本無法釋懷。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矮子/思念秧秧的夢想手札

emmam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