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遇,彷彿是我們的久別重逢*

「徐浩!」那個讓我魂牽夢縈的女孩跑來。

「妳也太準時了吧!」我看了手腕上的錶,這是我從她身上偷來的習慣。

「因為我很期待阿!終於讓我等到你開個人展了!」她揚起笑容,遞上花束。

貪戀著她這樣的笑容「我跟你說喔!謝康昊前幾天約我去看電影。」

只可惜是因為那個讓她笑靨如花的人回來了。

「喔!那你們要去看哪部片?」我接過花束,心理滿是酸楚。

「不知道,你比較懂電影,幫我推薦一下啦!」她笑著走在我身旁,不遠不近的距離。

「我想一想再跟妳說。」

展場並不大,除了圖畫,還有一些我的攝影作品。

「這是哪裡?」徐思秧偏著頭指向前方的照片。

「我們國中的頂樓,以前妳最喜歡蹲在那裡耍自閉。」

「對耶!難怪我覺得很熟悉,我還記得你站在這邊跟我告白。」她輕輕地將髮絲撩到耳後,對我露出淺淺的笑容。

「竟然已經悄悄過了五年了。」我說。

「是呀!時間改變了很多,但是你好像都沒什麼變。」她轉過頭來,溫柔的對著我說「還是一個很棒的人。」

「妳這張好人卡發的真高招。」我挑眉。

「徐浩,我們當朋友比情人更長久。」她皺眉。

「好,我知道,聽妳講這句聽到都會背了。」我伸出食指抵住她的嘴唇。

她聳肩,微微一笑,繼續往前走。

沒有跟上她的腳步,只是靜靜的看著她的背影。

五年,真的可以改變很多事,卻都沒有改變我們對愛的堅持。

明明都不是金牛座,卻有著讓金牛座搖頭嘆息的固執。

如果有一天妳願意回過頭,就會發現,我一直站這裡,不曾走遠。

房東說暑假就會有新房客搬進來。

並不期待什麼,只求他們不要打擾到我就好。

而吳子陵就不同了「欸!新房客明天入住,我們要不要辦什麼活動歡迎他們?」

「我看起來像是會歡迎別人的人嗎?」我一臉困惑地看著他。

他又拿著鑰匙自由進出我家,我真的要好好考慮把鑰匙收回來這件事了。

「至少打個招呼吧!」

「不要。」

「點個頭?」

「不需要。」

「真的是天王星,要不是本帥哥是一顆大太陽,早就被你冷死了。」他雙手抱胸搖頭。

我放下手中的雜誌,冷冷地說「我這個人,最討厭的就是太陽了。」

一個陽光普照的早晨,新房客來了。

他們很吵,吵到快要把五樓翻掉了。

最可惡的是,我還在一陣吵雜聲裡,聽到吳子陵那個智障的笑聲。

躺在床上我痛苦地舉起手腕上的錶,八點十五分。

「去你的!」到底為什麼要挑這麼早的時間搬家。

下床梳洗,外面嬉鬧的聲音之大,要繼續睡回籠覺絕對是不可能的,我走到陽台邊點了一根菸。

「早安!吵到你了嗎?」陌生的女聲響起。

「啊!」嚇了一大跳,左邊的陽台站著一個笑容燦爛的女孩。

「恩。」我點頭,沒有給她好臉色看。

「對不起,因為我們幾個朋友終於住在一起,太興奮了!」她完全無視我不友善的態度,依舊笑得很開心。

「那希望妳們不要興奮太久。」我直視著她。

「那我也希望你不要在陽台抽菸。」她皺了皺眉頭,用力捏住鼻子。

「這應該是我的自由吧!」

「是啊!可是因為我有氣喘,所以麻煩你……咳……」她似乎是被我的菸味嗆到了。

沒等她說完,我快速的熄捻菸蒂「知道了。」

收起菸灰缸,我旋身進屋內。

「謝謝學長,我是視覺傳達設計系一年級向子澄。」她大聲喊住我,吃力的越過陽台間的空隙,朝我遞上名片。

「妳幹嘛給我名片?」我快步跑她面前,天曉得這樣的動作有多危險。

「人家不是說大學是建立人脈的地方,然後吳子陵學長說,你是這個學校最厲害的學生,一定要認識你。」她到底是在開心什麼?

「謝謝誇獎,不過我對於人脈這種東西,沒有興趣。」我挑眉,伸手將名片還給她。

她瞪大清澈雙眼,一臉錯愕的看著我,搞得好像我不收名片就對不起她似的。

「……」怯懦的緩緩伸出手,一臉受傷。

僵持不下幾秒,嘆了口氣「好,我收就是了。」

不想再看到那讓人心煩的表情,我轉身走進屋內,隨興地把她的名片丟在桌上。

熟悉的來電答鈴響起,是徐思秧。

不自覺的嘴角上揚「是什麼大事讓我們系花主動打給我呢?」

「你上次不是說要推薦我好看的電影嗎?都忘記了。」

「都過多久了?你們還沒去看嗎?」

「他比較忙沒辦法啦!」她的聲音聽起來很雀躍。

我心一沉「等等傳LINE給妳,我先忙一下。」

「喔!抱歉!那你先忙!」

「恩,再見。」雖然很不願意,我的手卻不由自主地開始幫她搜尋。

隨便查了一個影評最差的院線片傳給她,心裡甩不開的煩躁,我又想抽菸了。

推開陽台門,想起剛才那個有氣喘的傢伙。

「馬的!我還有哪裡可以抽菸啊!」踹了地上的黃金葛一腳。

回到房間打開電腦,餘光看見了剛才那張差點被我丟掉的名片;黑底白字仿宋體,怎麼看都跟向子澄這個名字連結不起來。

點開臉書介面,隨手打上了向子澄三個字,果然第一個就是她;她的生活看起來很精彩,高中時擔任校刊社社長,喜歡在動態上放著自己的手繪作品。

然後我們竟然有一個共同朋友,吳子陵。

他什麼時候變那麼主動了,暗戀多年的女生前腳剛走,後腳就補上新的對象了。

我聳聳肩,埋首於電繪板前,準備著即將到來的平面設計大賽。

「阿浩!學弟妹要請我們吃飯,一起來吧!」吳子陵再次忽略門鈴直接推開我家大門。

「他媽的!你不懂禮貌也該有個限度吧!」我省略了抬頭的動作,隨手抓起原文書朝他丟去。

「啊!」陌生又熟悉的聲音響起,我抬起頭。

向子澄帶著尷尬的笑容看著我,鮮紅色的液體緩緩的從鼻孔流了下來。

「對不起!」我快步起身,抽了幾張面紙跑到她面前。

「是我要對不起,沒經過同意就走進來你家。」誠意十足的朝我九十度鞠躬,然後她的鼻血,刷的一聲,噴了一地。

我大力的捏住她的鼻子「不要動!頭不要往後仰!」

「阿浩!你才第一次見到學妹就給她下馬威,未免太過分了吧!」站在一旁的始作俑者倒是說得很輕鬆,我翻了他一個白眼。

向子澄的水靈大眼轉呀轉的,最後落在我眼裡,我們四目相交。

「妳自己捏好,我要去拖地。」被她看得渾身不自在的,我索性直接離開現場。

等到我整理好像是命案現場的地板,才發現沙發上又多了兩個不認識的人。

到底是為什麼我家可以讓這些莫名其妙的人自由進出。

「幫你們介紹一下,這個剛拖完地的,是我們T科大所有設計系裡最厲害的人,徐浩學長。」吳子陵勾住我的脖子,當然是立刻被我甩開了。

「學長你好,我是張寧希。」長的很古典美的女生。

「我是周昱愷。」我第一眼就很討厭這個傢伙,因為他長得有點像徐思秧喜歡的人,濃眉又大眼的。

「我是向子澄。」

「……」淡定的看著他們,完全沒有要接話的意思,場面尷尬到了極點。

「我個子不高但是因為很外向,所以大家都叫我小太陽。」向子澄露出燦爛的笑容。

「那麼巧!我是大太陽!」吳子陵故作驚訝的假摔,逗的向子澄哈哈大笑。

「學長你跟子澄很像耶!」張寧希摀著嘴笑了笑「她母胎單身十八年了!可以參考一下。」

向子澄收起笑臉,就那短短一秒鐘,我捕捉到她除了笑以外的表情。

「坦白說,我也是母胎單身啊!哈哈哈哈!」吳子陵放聲大笑。

我瞪了他一眼「可以不要在我家講這種事嗎?」

向子澄給了我一個感激的眼神,瞥開眼,我又不是為了幫她才這麼說的。

我只是希望這群人可以不要再打擾我而已,僅僅是這麼簡單的原因。

不喜歡跟別人接觸的個性,大概是在國小時養成的,我們家幾乎每一年都要搬一次家,所以每當認識了新的朋友,很快的又要揮手道別。

一開始,我會很努力去維持著舊的友誼,因為害怕他們會忘了我,可結果都是一樣,不管多努力,友誼終究會漸漸的疏離,甚至是嫌我麻煩。

為什麼要把時間浪費在遲早會消失的關係上呢?

長大後的我是這樣想的。

不!

應該說,在遇見向子澄之前,我是這樣想的。

「嗨!學長。」左邊傳來向子澄的聲音。

「恩。」我看了她一眼,視線停留在她腳上的吉他「妳不會是要在陽台彈吉他吧?」

「是阿!因為我在房間唱歌,會吵到他們。」她笑得很燦爛,我卻是滿頭黑線。

「妳在陽台唱,會吵到我。」

「那我開放你點歌!你就讓我唱,好不好?」她抱著吉他,轉向我。

「不好。」看著她一臉失望,我忍住笑意「除非妳唱得很好聽。」

不知道為什麼,我並不討厭向子澄這個傢伙,也許就像俗話說的,伸手不打笑臉人。

但是吳子陵也很愛笑,我卻老是想扁他。

「這個我很有信心。」她拍拍胸口,一臉得意的說。

「那也要我聽了才知道。」雙手抱胸,微笑著挑眉` .

她輕刷了幾個和弦,抬起頭,凝視著我的眼睛。

「你走前頭 我在身後

你抬頭看天空一臉難受

我跟著默默心痛

靜靜陪伴你是我 最大的溫柔」

昏暗的夜光下,她輕柔的歌聲,深深撼動著我冰冷的心。

原來真的可以,把一首歌唱進人心裡。

隨著音樂我們凝視著彼此,她眼裡的悲傷太真實,突然有一股想擁抱她的衝動,但是我忍下來了。

「好聽嗎?」音樂結束,她仍舊帶著淺淺的笑容。

「妳失戀了嗎?」我皺著眉。

「沒有,只是因為這首歌詞太悲傷,我每次唱都很想哭。」

「我也很喜歡這首歌。」和徐思秧分手的那天,我在廣播裡聽到有人點播這首歌給自己。

「那我以後可以在陽台唱歌嗎?」她靠在吉他上,偏頭看著我。

「如果是我喜歡的歌就可以。」說完我便轉身走進室內。

不可否認的,我很享受一邊曬衣服一邊聽向子澄唱歌的夜晚。

沒有華麗的技巧,卻有著一副會說故事的好嗓音。

「學長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唱?」

「我不會唱歌。」我停下動作,看她。

「我可以教你。」她放下吉他,跑向欄杆。

「我沒興趣。」

「你很喜歡拒絕別人!」她嘟著嘴,小聲的呢喃。

「我沒有義務要答應別人什麼。」我湊到她面前。

「學長。」

「幹嘛?」

「你女朋友一定是一個很溫暖的人。」她對我露出不懷好意的笑容「不然她怎麼會到現在還沒被你冷死。」

「白痴!」大力的朝向子澄頭頂搥下去,痛得她哇哇大叫。

「子澄!妳又再吵學長了!」周昱愷從向子澄身後走了過來,掛在手腕的外套輕輕套在她肩上。

「我才沒有。」甜甜的笑容綻放,這還是我第一次看到,她的眼睛笑成一彎弦月。

「笨蛋!我麵煮好了,快點進來吃。」周昱愷搭上她肩膀,兩個人腳步輕快的離開我視線。

原來他們才是一對的啊!我一直以為周昱愷喜歡的是張寧希。

「你是不是喜歡向子澄?」下課時,我攔住準備好手刀要往一年級教室狂奔的吳子陵。

「小太陽?」他一臉詫異「沒有阿!」

「那你幹嘛一直纏著她?」他每天都跟向子澄他們一起上下學,然後一起在我們共用走廊上畫畫。

真的不誇張,他們四個會搬出畫具到走廊一起畫畫做作業。

每當我從徐思秧她家回來,一出電梯就會聽見他們的嬉鬧聲,不知道是在玩,還是真的在寫作業。

「我是跟他們一起玩,不是只纏著她好嗎?」他露出無辜的表情「誰叫你都不跟我玩。」

「幹噁心!誰要跟你玩,白痴!」被我狠狠踹了一腳,吳子陵摸摸鼻子轉身離開。

「欸!幫我把這個給向子澄。」我從書包裡拿出一本筆記,丟到吳子陵手中。

「自己的直屬自己照顧好不好!」

「沒空,我要跟徐思秧去看電影。」說完,轉身離開他的視線。

說到直屬,向子澄是我用心機換來的。

比起系上其他情竇初開的學妹,有男友又好相處的向子澄,真的是我心裡唯一選擇。

某天,吳子陵又不經同意,帶著晚餐進到我家裡。

「欸!你知道嗎?小太陽跟小寧希是這一屆的夯妹,大家都想辦法要賄絡楚琪,讓她做籤。」

我微微抬起頭「做什麼籤?」

「要讓小太陽或是小寧希當他們的直屬學妹啊!」吳子陵笑著打開冰箱尋找飲料。

「楚琪有那麼大的權力可以決定誰是誰的直屬喔?」我挑眉。

還記得大一時,我抽到的直屬學姊,她一臉濃妝豔抹令我感到反胃,於是我只說了一句「我覺得我不需要直屬。」

從此,就沒看過那個學姊了。

只聽到了很多關於我很囂張很自以為的傳言。

扯遠了。

「嗯!她是學生會的。」吳子陵點點頭,看向我「你覺得我要選哪一個好?」

「選什麼?」

「直屬學妹啊!以我跟楚琪的交情,她絕對會幫我的。」

「你感覺比較適合張寧希。」

「為什麼?」他塞了大口滷味。

「因為向子澄,我要。」吳子陵瞪大雙眼,嘴裡的食物全吐了出來。

我也嚇到說不出話來,那句話完全是不經思考,自己蹦出來的。

「老天!我現在完全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了。」他放下手中的碗筷,緩緩的走到我面前。

「咳……我只是……因為向子澄手繪很厲害。」我尷尬的清了清喉嚨「如果她是我直屬的話,感覺可以幫助我很多。」

吳子陵一臉喔我懂了的表情「拜託!你們是鄰居,要她幫忙還不簡單,小太陽讓給我啦!」

「你喜歡她是不是?」我瞇起眼。

雖然不是一個古板的人,在沒結婚之前人人有機會可以橫刀奪愛,只是我一想到,要是向子澄因為吳子陵而三心二意就是一陣煩悶。

「沒有,就說了我真的沒有喜歡向子澄!」吳子陵攤攤手。

「那你幹嘛硬要選她?」

「因為大家都要她,我就想搶一下。」他揚起一抹邪笑。

目送吳子陵離開後,我拿起手機「楚琪,妳不是一直很想要造型概論的筆記嗎?」

「對啊!」

「我可以給妳一份,但是有一個條件……」掛上電話後,我露出得意的笑容。

只要是我想要的,誰都別想跟我搶。

「你也太心機了吧!」坐在我身旁的徐思秧發出了嘖嘖的聲音。

「還好吧!」我聳肩。

「所以你到底為什麼也要那個小學妹?」

「因為她真的很有實力,我需要這樣的幫手。」

「徐浩。」她微笑地拍拍我肩膀。

「幹嘛?」

「以前的你是不需要幫手,也與世無爭的。」淺嚐一口咖啡,她意味深遠的看了我一眼「看來我可以退位了。」

我不滿的瞪了她一眼「不要決定我的真心,我要愛妳愛到妳放棄謝康昊。」

「那你可能等不到了。」她苦笑,推了我一把「到底為什麼你要跟我一起淌這灘渾水啊!」

「不知道,可能我有初戀情節。」回應她一記苦笑「所以我們今天要看什麼電影?」

「等等!我接個電話。」趁她走到旁邊接電話的空檔,我快速的搜尋了最新的影評。

「徐浩……對不起……」

「怎麼了?」

「謝康昊在發燒,我想陪他去看醫生……對不起我……」看著她為難的表情,我輕輕的嘆了一口氣。

「去吧!記得要戴口罩,不要被他傳染了。」至少我在她心裡,是會讓她感到為難與愧疚的。

「真的很對不起。」

「算了啦!快去啦!」我甩甩手,假裝不在意。

看著她焦急離開的背影,我真的已經數不清是第幾次,被她擱下了。

「說我是候補男友是不是太自以為了。」失落的垂下眼,一個人在影城大廳喃喃自語著。

看著手中特地去買的優待券,那就自己看吧!都已經到這邊了。

「徐浩學長!」清澈嘹亮的聲音在我身後響起。

「妳在這邊幹嘛?」

「原本要跟昱愷一起看電影的,不過寧希忘記帶鑰匙,他去接她了。」她笑起來有深深的酒窩,但是此刻她的酒窩消失了。

認識她一段時間,我發現她只有在真正開心的笑時,酒窩才會出現。

所以她現在的笑,是假的。

「妳在等他們是嗎?」雙手插在口袋裡,我瞇著眼看她。

搖搖頭,她輕聲地說「他們應該不會來了,寧希心情不好。」

「那妳要怎麼回去?」

「坐公車,因為我是被昱愷載來的。」

「他載妳來,不用負責載妳回去?」果然是長得像謝康昊的傢伙,一樣討人厭。

「我習慣了啦!」她在笑,一樣是沒有酒窩的笑。

是我多心嗎?

還是他們之間真的有一些不好說的關係。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矮子/思念秧秧的夢想手札

emmam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