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束,是給有心告別的人。*

台北,竹林別院。

「這邊簽名就可以入住了。」穿著合身西裝的男子,態度親切有禮的站在我們面前。

「浩浩阿!你為什麼就是不聽媽媽的話,先住宿舍才可以認識更多新朋友阿!」媽媽一手接過合約,嘴裡仍是不斷的碎唸。

「妳幾時看過我交朋友了?」我無可奈何的輕笑,搬下後車廂裡少的可憐的行李。

「明明你小時候就不會這樣,怎麼越大越孤僻。」連爸爸都要加入戰局。

「那還不是因為你們一直搬家,好不容易我交到朋友了,你們又要搬家了。」我聳肩,對他們倆拋了一個媚眼。

「我也沒辦法,還不是因為你爸工作調來調去的。」媽媽斜昵了爸爸一眼。

我看著爸爸一臉莫名其妙的表情,笑著說「我沒有在怪你們,只是覺得交朋友不用刻意,合得來的自然就會走在一起。」

況且,我非常不喜歡跟人打交道,要是住進了宿舍,對我來說才是惡夢的開始。

特別選了一間環境非常簡單的公寓,這裡的住戶多以小家庭為主,我討厭吵雜,對學生型套房避而遠之。

房東說五樓只有三戶住家,一號住著一家四口、二號住了個爸媽長年居住在外國的大學生、三號就是我。

「你一個人生活,要好好照顧自己知道嗎?」離開前,媽媽緊握住我的手再三叮嚀。

「我知道。」

「還有不要學壞。」爸爸的目光直視著我的左邊褲子口袋。

「恩。」我心虛的笑了笑。

抱歉了爸,我不覺得抽菸是什麼壞事。

叮咚—

「請問你是?」門一開,是一個看起來與我年齡相仿的男生。

「我是住在二號的吳子陵,這盒餅乾是一號筱玫他們一家人要給你的。」

「恩……謝謝。」我尷尬地擠出笑容,接過他手中的餅乾。

「不客氣,我聽房東說你也是T科大的學生,我也是耶!」他看起來是個非常健談的人。

「恩……」可惜我不是。

「我是視覺傳達設計系,你呢?」

「一樣。」

「太棒了!那我們交個朋友吧!」他露出了興奮的表情,推開我的大門,自顧自地走了進來。

「你知道什麼是禮貌嗎?」我愣在原地許久,回過頭時他已經坐在客廳的沙發上了,那是我們的第一次見面。

一直以來都很擅長距離於千里之外的我,偏偏對過分熱情的人沒輒。

沒錯,我就是在指吳子陵。

他是一個缺乏父母管教,非常不懂禮貌的傢伙,沒想到意外的跟我很合。

因為我也不是一個有禮貌人。

「欸幹!筱玫要跟學長去看電影了,我要怎麼辦啦!」吳子陵只要在遇到,二號那戶人家的大女兒時,就會變得像白癡一樣。

「你在這邊鬼叫的同時,她已經化好妝了。」我淡定的聳肩。

「操!你不要在那邊置身事外喔!」他用力踹了躺在沙發上的我一腳「你到底懂不懂愛情這件事阿!」

愛情?

關於我學到愛的第一課,就叫成全。

「這幅畫是誰的?這個畫裡的女生,是我女朋友。」我看見了美術室倉庫裡,有一幅等身水彩畫。

「一個叫謝康昊的男生。」畫室裡資歷最久的同學放下畫筆,走到我身後「原來你認識畫裡的那個女生!我一直想把畫給她,只可惜我不知道她是誰。」

「這幅畫上面都是灰塵,而且他並沒有完成,為什麼?」我皺眉,輕撫著下巴。

「我也不知道,謝康昊有一天就突然不來畫室了,從那之後,這幅畫就一直擱在這裡了。」

「大約放多久了?」

「一年半左右。」

「一年半?也就是在我剛認識思秧的時候。」嘆了一口氣,搖頭輕笑。

我,終究是那男孩的手下敗將。

轉學到最後一所國中的那天。

「同學,你需要幫忙嗎?」她冷著一張臉,語調卻出乎意料的溫柔。

「請問學務處要往哪裡走?」我收起強烈的目光,恢復一貫的冷漠表情。

「我正好要去,你跟我來吧!」露出一絲若有似無的微笑。

她的美很特別,獨有高冷的氣質,我幾乎沒看過她笑。

這座冰山只有在遇見她的太陽時才會融化。

真的,就只有在遇見太陽的時候。

「徐思秧,妳男朋友在門口等妳。」這是我與她的第二次對話。

「喔!謝謝!」她漾起幸福的笑容,立刻起身。

她是一個優秀的人,卻喜歡一個看起來玩世不恭的壞學生,老師更視他們的戀情為眼中釘。

「等等!」我伸手擋住了她的去路「班導在看妳。」

「靠……」她低咒。

她一臉為難,我看了班導一眼「還是我去幫妳跟他說,妳現在不太方便。」

「好啊!麻煩你了。」二話不說從抽屜裡拿出便利貼,她快速的寫了幾個字,交到我手上。

這也是我第一次發現,原來她會說髒話。

已經忘了是什麼樣的緣分,讓我們從陌生人變成知己。

只是我永遠忘不了,她一個人蹲在頂樓的圍欄邊大哭,看著她無助的背影,我在心中下了一個決定。

一定要好好保護她。

「徐浩,你在系上是邊緣人嗎?為什麼都不跟同學一起寫作業,老像個鬼似的跟在我身邊。」她無奈地朝我做了個鬼臉。

「因為我還在排隊等著當妳男朋友阿!」我笑著說。

「你明知道我……」又來了!她總是一副無可奈何的表情。

「好,我不說,我出去抽菸。」舉起雙手,投降。

點燃caster,我輕嘆了一口氣,這傢伙的死心眼真令人感到沮喪。

十五歲那年夏天。

我發現她的愛情,被老天開了個大玩笑,如果當時的我選擇隱瞞她,那麼有非常大的可能,現在她身邊的人還會是我。

可惜我並沒有這麼做……

「徐浩!」她大步跑向站在畫室外的我。

我吸了一口氣,硬撐起笑容「如果妳現在跟我提的話,我是會答應的。」

「提什麼?」

「提分手。」我收起笑容「快點吧!給我一槍死個痛快。」

心裡仍在期待著有一絲機會,她會說「我不分,我要永遠跟你在一起。」屏氣等待著她的答覆。

「我……」她深深一鞠躬「對不起!我真的想要知道我和謝康昊之間到底怎麼了。」

「所以我說我會答應妳,快點給我一個了斷吧!」我沉痛地閉上雙眼緊握著拳頭。

明明已經告訴自己不可以難過,但是我的心,就像是條廉價毛巾,被她使勁

的擰著。

唯一不同的是,毛巾會有再次被使用的機會,而我,卻再也不是她的誰。

「如果說我比他早一點遇見妳,我會是妳的選擇嗎?」我站在她面前,卑微地凝視著她充滿淚水的雙眸。

她抿了抿嘴,給了我一個肯定的眼神,用力點頭「會。」

成全是我最後能為她做的,不能成為她心中的那個永遠,至少讓我在分開的這一刻,帥的無懈可擊。

這樣就夠了。

「靠!你好偉大!」吳子陵坐在地上,對我的初戀下了這樣的註解。

「所以你現在是要去搶,還是要坐在這裡成全筱玫和她學長?」

「不知道。」一臉茫然。

「看來你也沒有那麼喜歡她。」

「喜歡才不是這樣定義的,你那麼愛你初戀女友,還不是跟她說掰掰了。」

「那是因為我他媽的搶不贏阿!與其到最後輸的一蹋糊塗,倒不如在那一刻就帥到分手。」

「操!才不帥,超像小說萬年老梗裡的可憐男二。」吳子陵嗤之以鼻。

是阿!我就是可憐男二,都被人家甩了,還死纏爛打的。

思及此,我的嘴角上揚拿起手機「思秧!今天晚上我要去妳家做報告。」

「不要!你每次都亂打卡,害我被誤會很慘。」電話那頭傳來她嬌柔的抱怨聲。

「好啦!那我今天不打卡,我是真的要找妳哥問作業的事情。」她哥哥是我設計系的大學長,也是我能一直出現在她家的藉口。

「好啦!要是你又亂打奇怪的動態標記我,我絕對會立刻趕你出去。」她妥協,然後輕輕的掛掉電話。

我喜歡她對我的妥協,就好像我贏得了她的什麼。

只可惜愛這件事,她始終有自己的堅持。

「徐浩,你上次的作品入圍新生設計獎了!」班代興奮地把通知放在我桌面上。

「恩。」我輕哼了一聲,繼續把目光放在眼前的立體構成作業上。

「你的作品真的超屌的!但是老師說你沒有寫創作理念,要找時間去補。」她拉了一張椅子,坐到我身旁。

「恩。」

「你的作品叫什麼名字來著?星星?火星太陽什麼的?」她湊到我身旁。

「行星的恆心。」我抬起頭回應了一記白眼。

「真的跟你這個人一樣,完全沒有人可以搞懂。」她聳聳肩。

「行星會繞著恆星規律的運行,每年每月每分每秒,不曾停歇;而守護著一個重要的人,也是一種恆心,這是我的創作理念。」我停下動作,緩緩開口。

「楚琪!妳幹嘛跟從其他星球來的傢伙講話?」吳子陵朝我們走了過來。

「因為我在學外星話。」

楚琪是除了吳子陵以外,我唯二會講話的對象。

其實我對她沒有特別的感覺,僅僅是因為她當班代,有很多事情需要請她幫忙,就這麼簡單而已。

「欸吳子陵!我知道徐浩在追的女生是誰喔!她叫徐思秧,是T大外文系的系花。」楚琪得意的語氣,沒來由的令我感到不爽。

「他才不用追,那個女的是他前女友好嗎?」吳子陵冷冷的說。

「她是你前女友?」楚琪激動地抓住我的手腕。

我不耐煩的甩開她的手「這跟妳有什麼關係嗎?」

「每次都這樣,你這個天王星!」楚琪嘟起嘴,自覺沒趣的轉向了吳子陵。

我說徐思秧是一座冰山,只有在遇見她的太陽時才會融化、楚琪說我是天王星,宇宙裡最寒冷的那一顆星球。

只有在遇見徐思秧時才會釋放自己的熱能。

其實我沒有偶像劇裡那麼偉大的情操,曾經試著去認識其他女生,卻發現自己只是在不同的女生身上,尋找著與徐思秧相同的特質。

這對那些女生是不公平的,所以我放棄了。

喜歡就喜歡吧!至少在她心裡的那個人回來之前,我可以替她隔絕身旁的蒼蠅。

我的大一生活很無聊,上學、放學、找徐思秧、回家、上學、放學、找徐思秧、回家。

偶爾會多一項找吳子陵,但那僅僅是在大考前夕,逼不得已要做分組報告的時候。

我沒有參加社團,也沒有打工,興趣是看電影、專長是畫畫。

有一句話說「長得帥是高酷冷,長的醜是邊緣人。」

很慶幸我媽生我的時候滿用心的,大家把我歸類到了高酷冷那一邊。

聽過一些莫名其妙的傳言,像是「徐浩的初戀女友車禍死了,所以他才會封閉自己。」或是「徐浩喜歡男生,但是他爸媽反對所以他不再與人親近。」

恩……

長假將至,我收拾著行李準備回台中。

「筱玫她們要搬家了。」吳子陵拿著我借放在他家的鑰匙,大搖大擺的走進我家。

「先生,有一種東西叫門鈴。」我停下手邊動作,好心的提醒他。

「欸!我沒談過戀愛,失戀是不是一定要喝酒?」直接忽略我的提醒,他把手中裝滿滿的袋子,放到我的桌上。

「你根本沒跟她在一起,是在失戀個屁。」

「我從高一就一個人住在這裡,受了他們家很多的照顧,我也偷偷暗戀她四年了。」他像是一顆洩了氣的皮球,攤在我的沙發上。

「你又沒種追她。」

「所以我才來找你喝酒啊!」吳子陵嘆了一口氣。

那天他一個人默默的喝完一手啤酒,迷迷糊糊地被我扛在肩上,按了筱玫家的門鈴。

「請問怎麼了?」筱玫露出疑惑的表情。

「他有話對妳說。」

「子陵?」她伸手扶正了身體搖搖晃晃的吳子陵。

「妳要搬家了,我很難過……」他意識模糊的靠上牆壁,開始低聲啜泣「我……我喜歡……妳……」

「你喜歡我?那你當初幹嘛不阻止我去約會?為什麼還幫我選衣服?」沒想到會聽到這樣的回答,我搖搖頭。

這世界上到底要有多少的錯過,才讓人學會更勇敢的去面對自己的真心呢?

非要錯過了,才知道其實愛情曾在他們左右。

徐思秧是這樣、吳子陵也是這樣。

可憐的吳子陵永遠不會知道那晚,他暗戀了四年的女生,在聽完他的告白之後,賞了他一個大大的耳光。

「因為你的懦弱讓我走進了另一個懷抱,現在我和他很好,你為什麼又要來攪亂。」

筱玫,其實子陵他沒有錯,錯的是妳在心裡還有他的時候;就開始了一個不屬於真心的故事。

筱玫一家搬走了,吳子陵的單戀也結束了。

結束,是給有心告別的人。

對於初戀,我始終無心告別。

創作者介紹

矮子/思念秧秧的夢想手札

emmam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