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樂器行來了一個奇怪的男孩。

「我要換弦。」

「你的這把琴已經連續兩個禮拜都來換了,吉他不用這麼頻繁換弦的,你知道嗎?」

「我要換。」

「好吧!一樣要換四百的嗎?」

「這次換七百的。」他面無表情的將七張新鈔放在桌上。

收下鈔票,我起身準備幫他的吉他換弦。

這把琴很美,雖然距離出產年度大概是一個大叔的年紀了,但是他狀況保存的非常良好,就像新的一樣。

「這把琴是你的嗎?」我抬起頭,對上了他空洞的眼神。

「不是。」男孩輕輕晃頭「是我爸的。」

「那你會彈吉他嗎?」我問。

「一點點。」

我揚起笑容「真好,以前我也很喜歡彈吉他,只可惜我出了一場嚴重的車禍。」朝他伸出左手「左手的食指斷了一截,我永遠都不可能再彈吉他了,」

男孩沒有說話, 只是靜靜的看著我。

時間一點一滴的流逝,吉他弦換好了,男孩也睡著了。

他倚靠著牆壁,發出微弱的鼾聲。

濃密而捲翹的睫毛下,是深刻的黑眼圈,他總是給人一種空靈的疲倦感。

樂器行的同事都說他喜歡我,因為他總是挑在我一個人上班時來換弦,而且總是會在裡睡著。

「我又睡著了,抱歉。」身後傳來低沉的嗓音。

我停下敲打鍵盤的手,緩緩轉過身「沒關係,你真的很累吧!回去早點睡,睡眠很重要的。」

「好,請問妳在寫小說嗎?」

「對,不過這是我的秘密喔!沒有人知道我除了在樂器行打工,還又一個身分是作家。」

「恩,我先走了,再見。」他揹起吉他,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我要換弦。」

「你果然又來了。」不同於以往的懷疑,這一次我甚至期待著他的到來。

「我要一樣換七百的弦。」

「好。」

男孩今天的氣色看起來也很差,我調整了冷氣的溫度。

「可以問你是什麼工作的嗎?你看起來像學生,但是這個時間不是應該要上課嗎?」

「妳看起來像未成年,但是未成年打工不適違法嗎?很多東西不是光憑外表就可以確定的吧!」

這是他第一次對我說笑,我很捧場地笑了很久很久。

「有那麼好笑嗎?」他的語氣淡淡的,就像他給我的感覺。

「你不知道女生被誤會比真實年紀小,會有多開心。」

「如果有一天我變成女生了,我會記得來跟妳分享的。」我看著他,又笑了。

這一次他沒有睡著,而是趴在櫃台上看著我的連載小說。

「怎樣?好看嗎?」將吉他放進袋子裡,我興奮的湊到他面前。

「很好看。」

「那你說說看,為什麼出版社都一直退我稿呢?」

「如果我有一天變成編輯,我會記得來跟妳說過稿的秘訣。」

我哼了一聲,起身去迎接準備來練團的高中生們。

一個禮拜後,男生又出現了。

我開心地跑到門口迎接他的到來,他手腕裹上了一層紗布。

「你受傷了?」

「恩,一點小意外,我要換弦。」

「七百嗎?」.

「不,這次改成三百的。」

挑眉,我試著要解開他換弦的價格,背後是否藏有一組羅斯密碼。

「我這禮拜又有更新小說進度了,要看嗎?」

「好。」男孩點點頭,走向櫃台。

就這樣,一人換弦、一人看小說。

「對了!我到現在都還沒跟你自我介紹。」抬起頭,我給了他一個大大的笑臉「你好,我叫張小潔,小朋友的小、潔白的潔。」

「我也叫暁杰,破曉的曉、周杰倫的杰。」

你們相信緣分嗎?

我相信。

雖然曉杰從來不說關於他的任何事,但是我感覺有一篇故事即將在我們之間展開。

這一天曉杰又出現了,在一個不屬於他會出現的日子。

「你怎麼會來?」

「我只是想拿這個給妳。」曉杰遞上了一封,折的很工整的信,輕輕地放在我手心裡。

是情書嗎?我的雙頰發燙。

「就這樣,掰掰。」

等我回過神時,曉杰已經走遠了。

「小潔!小潔!」一道熟悉的聲音呼喚著我。

「老闆?」我將信塞進口袋裡。

「我一直忘記要跟妳說,以後客人來都要推薦他們辦會員卡,可以集點換獎品,尤其是妳的粉絲,那個每星期都來換弦的小帥哥。」

想起曉杰,我揚起一抹甜甜的微笑。

「妳去投稿了嗎?」曉杰來了,而那封信不是情書,是一張創作大賽的文宣。

「恩,昨天寄出稿件了。」

「那幫我換弦吧!今天要五百的弦。」他露出大大的笑容。

「你換的弦,是不是有什麼秘密?」接過吉他,我瞇起眼。

「也許吧!」聳聳肩,曉杰靠上牆壁,閉上雙眼。

今天的他笑得很開心,卻掩蓋不了他的慘白面容。

「你醒啦!」

「恩。」伸了個大大的懶腰,曉杰起身準備離開。

看著他的背影,我想起了老闆的囑咐,追了上去。

「曉杰!幫我填一下資料,以後你換弦就可以集點了。」氣喘吁吁的我拉住他的手腕,體溫低得嚇人。

「以後?」昏暗的燈光下我看不清他的表情「如果有以後,我可以集點換妳的手機號碼嗎?」

沒想過會聽到這樣的回答,我站在原地發愣。

「我開玩笑,填好了。」

「謝謝你,我們下星期見,」揮手道別,在轉身之前我對著他漸漸消逝的背影大喊「你下次來,我就給你我的手機號碼。」

曉杰停下腳步,回應了我一個無懈可擊的笑臉。

「還是找不到推薦人嗎?」我懊惱的望著眼前愁眉苦臉的編輯。

「是阿……但是不要氣餒,我們總會找到的。」編輯擠出一絲勉強的笑容。

沒錯,我的稿件被看見了,因為那場比賽,我獲得了出版的機會。

可惜我最想分享的人,他消失了。

那天過後,曉杰再也沒來換弦,每一個他應該出現的日子,我的引頸期盼都變成了無盡的失望。

從一年前擔心他為什麼沒來,到現在也許他只是不想來罷了。

生活看起來並沒有什麼改變,但是我知道,在心裡的某一塊東西,已經不見了。

就跟曉杰一樣。

 

「小潔,妳認識書評人為什麼不早說,害我找推薦人找到快瘋掉了!」

我一頭霧水的望著編輯「我?書評人?」

「我早該從筆名猜到你們關係的,曉杰阿!那個知名書評人,他竟然在比賽前就看過妳的作品了。」

「你說的曉杰是,破曉的曉、周杰倫的杰嗎?」我激動地握住編輯的手。

他點點頭,似乎被我劇烈的反應給嚇著了。

「他人在哪?他幫我寫了推薦序嗎?他怎麼找到我的?」

「我一個一個回答妳。」他輕拍我的肩膀,緩緩的說「是他的助理找到我們的,他無酬幫妳寫了一篇推薦序,然後最後一個問題。」

「說啊!他人在哪?」

「妳不知道嗎?他已經過世一年了,死於血癌。」

原來這一切都不是命運

相遇與同名都是你精心安排的巧合

換弦並不是你的本意,是為了與我更靠近

你總說著如果有一天

是因為希望能帶著承諾

在某一個轉彎處,再次遇見我

 

親愛的曉杰,你離開後的第三年

我終於解出你給我的密碼了

447735

時時刻刻想我。

 

是的,此刻的我又想起你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矮子/思念秧秧的夢想手札

emmam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