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個怎樣的人。

很高興你願意點開這篇文章。

emmam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櫻花巷42號。

將頭髮束成馬尾的我蹲在石階旁,悉心照料著隨風搖曳的桔梗。

emmam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樣。」他又來了,準時的八點二十分。

「好。」偷偷瞄了他一眼,永遠都是整齊的淺色襯衫沒有領帶,看起來很有份量的後背包裡裝滿了書,不曉得他的職業是什麼?

emmam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方便問妳一個不太禮貌的問題嗎?」溫若仁的雙眼牢牢盯著我的手臂。

「如果我覺得太沒禮貌,就會直接假裝沒聽到。」

emmam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沫晨,這些年妳過得好嗎?我是曉華,孟遠的前女友,不曉得會不會太唐突了,但是我真的好想再見妳一面。」我將簡訊寄給了楊詩傳給我的手機號碼,她會回覆我嗎?她還記得我嗎?

*

emmam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慌忙的拭去緩緩落下的滾燙淚珠,楊詩背過我,小心翼翼地替路筱安擦去臉上的水滴。

「學姊!我找妳好久喔!」走廊上傳來男孩的呼喊聲,我低下頭,狼狽地回到自己的座位。

emmam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路筱安終於承認她喜歡楊詩了。」

「楊詩不是跟雷曉華在一起嗎?」

emmam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楊詩,我可以跟你要一個客戶的資料嗎?」

「當然。」話筒的另一端,傳來沉穩的聲音。

emmam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原來,岳老有氣喘,雖然時常聽見他的哮喘聲,我卻總以為那只是他抽菸多年的後遺症。

從藥師手中接過藥袋,我仔細地將注意事項筆記下來。

emmam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62天。」岳老站在高腳椅旁,把玩著他最新買的沙漏。「神秘帥客人已經連續62天來報到了。」

「是63,你翹班的那個晚上是的一天。」我說。

emmam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楔子

為您插播一則最新消息,國道三號發生重大車禍事故,疑似因車速過快、司機疲勞駕駛,造成火燒車意外,台北市消防局接到通報後,立刻派遣分隊前往搶救,目前火勢已撲滅,在場七名人員緊急送往台北市立維安醫院,已確認3人罹難、2人輕重傷,真正肇事原因警方正漏夜調查中。

emmam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你們的校學生活的記憶是什麼?

籃球場上的學長?永遠都擠滿了人的福利社?還是那個綁馬尾的學妹?

emmam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溫醫師,今天晚上是你幫吳醫生代班對嗎?」回到醫院,負責護理師便朝我走來。

「對。」

emmam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你不只氣質像王睿,就連唱歌都很相似。」身後傳來雷曉華的聲音。

「這麼說來,我得到全院人氣王,也要歸功於他了!」我笑著說。

emmam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鳳凰花開之時。

「梁晴安,妳幫我跟杜承穎拍一張照片啦!」帶著學士帽的以安將拍立得丟到我手上,輕輕勾起杜承穎的手腕。

emmam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真是一幅美麗的畫。」曾經我以為不會再看見她臉上掛滿了笑容,於是這眼前的美麗風景,就更顯得不真實。

因為雷曉華的勇敢,帶給了沫晨無與倫比的力量,她不再抗拒回憶起過往的日子,而我陪著她一點一滴從破碎的畫面裡找到生命的出口。

emmam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湛藍色的海、晴朗無雲的天、三個失去摯愛的年輕人。

「海和天看似永遠無法相擁,卻會在地平線交會。」溫醫師凝視著前方,輕聲地說。「生於死好像是兩個世界,卻會在回憶裡重逢。」

emmam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ㄗ……安。」身為醫生,最感動的莫過於是看著自己的病患,有了大大進步,我瞪大雙眼望著眼前笑靨明顯的于沫晨。

「妳剛剛是說早安,對嗎?」我激動地抓著她的肩膀用力搖晃。「太好了!妳終於可以開口說話了!」

emmam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漫無目的走在沒有盡頭的長廊,我單薄的身體裡彷彿有股力量正在緩緩消逝。

emmam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于沫晨病情好轉的程度,快速到讓所有人都嘖嘖稱奇。

然而最讓我感到欣慰的是,她終於開始接受語言治療了,更願意試著去對每一個人點頭微笑。

emmam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孟遠穿西裝果然很好看。」雷曉華輕輕翻閱著我手中的相本,輕聲地說:「曾經我們約定好,等他一滿20歲就要結婚。」

可是他卻在20歲那年離開了。」這句話我並沒有寫出來,而是放在心底,最深處的嘆息。

emmam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穿整好白袍,我對著相框裡的女孩失笑。「妳覺得今天沫晨會理我嗎?」

照片裡的女孩笑得燦爛,手中那束向日葵日復一日的盛開著,只可惜,不論是向日葵還是那女孩,都只剩下照片讓我回憶了。

emmam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沫晨妳看!這是我最新學會的歌,節奏超難的。」雷曉華幾乎天天來找我報到,分享著她的生活,還有給我滿滿的關懷。

孟遠要是知道他最愛的事情,能支撐著最愛的人走下去,一定會感到很幸福的。」我翻開筆記本,寫下了這行字,遞到她面前。

emmam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那鎖骨前草寫的Healer刺青,我一秒就認出了她是誰。

我的刺青師、孟遠的前女友-雷曉華。

emmam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溫若仁和心理師隔著咖啡桌對坐,臉上都掛上了濃濃地憂鬱。

「我覺得是時候可以讓于沫晨回朔現實了。」心理師開口。

emmam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234